车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做个凳子让儿骑-【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15:35 阅读: 来源:车床厂家

大发的罗锅老爹是远近出名的木匠,做得一手好木匠活儿。可是现在罗锅老爹上了岁数,木匠家什就拿不起来了。大发的妈妈病重,常年卧床不起。而大发呢,前年就下岗了。全家人只靠罗锅老爹以捡破烂为生。其实,大发每月也能领到最低生活补贴,可是,大发一分钱也不交给父母,全扔进了赌场,看着赌场里那些喜笑颜开的赢家,大发总想有一天也像他们一样靠赌钱过上好日子。

罗锅老爹看着不争气的儿子,苦口婆心地劝大发别再去赌了,可大发根本听不进去,他每天白天在家里呼呼睡大觉,吃过晚饭,就溜出家门,混进赌场,第二天天将亮时,他才昏昏沉沉地回到家。有好多次,罗锅老爹对大发说:“大发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应该干点儿正经营生了,实在找不到工作,爹就教你做木匠活儿好吗?”

大发哪里肯听老爹的话。干木匠活儿?能比赌钱舒服和刺激吗?自己那修长的手指是拿木匠家什的吗?罗锅老爹没有办法,每天晚上就把院门关了,并挂上了一把大铁锁。谁知,这一招对大发不管用,你不是不让我走大门吗,那我就爬墙头。大发家的院墙又高又陡,爬起来很费劲,把五个衣服扣子爬得只剩了两个,两只袖子也磨破了。有一次,大发正爬墙头时,罗锅老爹硬是扯着大发的两条腿生生地把他拖了下来,大发的肚皮都被拖得蹭去了一块皮,火辣辣的疼啊!大发很生气,狠狠地瞪了爹一眼,带着伤又蹿出了墙头。

罗锅老爹看着渐行渐远的儿子,每天夜里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睡不着就爬起来,停在窗台根下抽烟,抽了一袋又一袋,抽到天蒙蒙亮时,就能窥见大发从院墙里翻身跳进了院子。

这天深夜,罗锅老爹突然听见门“咚咚”直响,外面一个声音拼命叫着“爹”,罗锅老爹一激灵,这不是大发吗?今天咋不爬墙头了?这声音咋那么吓人呢?罗锅老爹忙下炕把门开了,大发上气不接下气地闯了进来,刚进家门就摔倒了,罗锅老爹一把扶住他:“大发,你怎么了?”大发支吾道:“我的腿在道上不小心摔了一跤。”罗锅老爹把大发搀到屋里,才看到大发的一条腿上全是血!罗锅老爹心里哆嗦着:“大发啊,就摔了一下,能磕得这么厉害?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在罗锅老爹再三的逼问下,大发才胆怯地说:“我,欠了人家的赌债,还不上,人家就得到咱家里向你要,我说俺爹没有钱,你们不能向俺爹要。他们就说,不向你爹要的话,就打断你的一条腿……”

罗锅老爹一听,颤抖着声音说:“孩子,你怎么就那么傻呢?就让他们来向我要吧,何苦豁上一条腿呢?”说着,从腰里摸索出一小叠钱:“孩子,快去医院吧,我要照顾你妈,你自己先去看看,别耽误了啊!”大发看着钱,哆嗦着手接了过来,一瘸一拐地出了家门。

第二天,大发破天荒地没有出去,罗锅老爹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可他还是担心,所以那把大铁锁一直还挂在大门上。大发腿上缠了绷带,坐在墙根晒太阳。又过了一天,大发忽然对罗锅老爹说:“爹,你不是让我跟着你学木匠活儿吗?行,我学。”罗锅老爹一听大发这话,真是喜出望外,谁说我儿子改不好了,他这不是想通了开始学好了吗?便急忙答应大发道:“好好,爹教你。”大发寻思了一下:“爹,我想先学做个杌凳子。”罗锅老爹有些疑惑:“为什么先学做杌凳子?”大发叹一口气道:“爹你看,你干了一辈子木匠,咱家连个凳子都没有,你成天坐在门槛上,站起来很费事的。要是有了杌凳子,你坐下、站起来,不是就省劲得多了吗?”罗锅老爹一听大发这话,感动得眼泪都淌了出来,真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啊!

说干就干,罗锅老爹把搁置多年的木匠家什找出来,一心一意地教着大发干起木匠活——做杌凳子。罗锅老爹教得精心,大发学得用心,只用了三天的功夫,一个高大的杌凳子就做好了。罗锅老爹抚摸着杌凳子的凳面高兴地说:“孩子,你做得很不错,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出师了。嘿嘿,爹的手艺也有传人啦!”

大发把杌凳子放在院子里,让罗锅老爹每天坐在凳子上晒太阳,罗锅老爹感觉到比起坐在门槛上舒服得多了。过了几天,大发的腿伤好了,就成天围着杌凳子转悠。罗锅老爹在边上看着,不住地点头,这小子,要是学好,还真是随了他爹,精巧着呢。

这天,大发吃过早饭,又把那个杌凳子搬到了院墙根下端详着,端详端详着就一只脚踩在杌凳子上,一只脚踏在墙石窟窿里,身子向上一蹿,双手就摁上墙头了,接着,一迈左腿,再接着一迈右腿,轻捷地就踏上了墙头,转身一跳,就跳到院墙外去了。罗锅老爹一看这情景,心一下子沉到了底,明白了大发让自己教做杌凳子是怎么回事儿,原来这小子是早有预谋啊!自从他那只左腿被人打瘸了后,再爬墙头时就更加艰难了,所以他就让我教着他做了这把杌凳子,踏着它爬墙头方便啊!

大发走老半天,罗锅老爹越想越生气,朝着院墙根下的那把刚做好的杌凳子就去了:“我再叫你踩,我再让你踏!”飞起一脚,就向那把杌凳子踢过去。正在这时,他却发现大发从墙外爬上了墙头。罗锅老爹头一热,赶快把踢倒的杌凳子扶起来,放在墙根下,大发从杌凳子上下来时,罗锅老爹朝着大发的屁股就踢了一脚,气呼呼地骂道:“你可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啊,才三天就忍不住啦!”大发小声地说:“爹,我,我不,我不是……”大发话还没说完,罗锅老爹朝着大发的屁股又踢了一脚:“什么不是?你要说你没去赌是不是?”大发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面垫子,他双手捧着送到罗锅老爹的面前道:“爹,我今天出去给你买了个面垫子,把它铺在杌凳子面上,你坐着它就会舒服一些。”罗锅老爹哆哆嗦嗦地接过面垫子,一下子将大发的腰抱住了,激动地说:“孩子,你真变了,变好了,变好啦!谁说我儿子好不了?让他们来瞧瞧我儿子给我买的这面垫子吧!”大发把面垫子铺在杌凳子面上,搀扶着爹在杌凳子上坐下来,恭敬地对爹说:“爹,舒服吧?”罗锅老爹一个劲地点头,连声说:“真软和,真舒坦。”

可好日子每过多久,这天吃晚饭时,罗锅老爹又听到了墙头外有人在喊大发,大发犹豫了片刻,就扔了碗筷,蹿出了堂屋,一眨眼的工夫,就爬上了墙头,跳到墙头外去了。罗锅老爹的肺都要气炸了,难道大发真的没有救了吗?

罗锅老爹一宿没睡好,大发也一宿没回来,快天亮时,罗锅老爹下了炕,出了堂门,一下子看到墙根那个杌凳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不由自主地摸起一把镐头来,向那杌凳子砸去,这一砸不打紧,那把杌凳子便四分五裂了。

大发这天夜里输得可惨了,他竟然把那条右腿也输上去了!当那位赢家的赌徒抡起一根松木棍子要向他的右腿砸去时,他吓得拔腿就跑出了赌场,拼命地向自己家里跑,他跑得太慌太急,把两只鞋都跑掉了,好容易跑到自家门口,慌忙爬上墙头,回转身向院墙根下伸出了自己的腿,他忽然感到踩的不是那个杌凳子,那凳子应该是硬硬的,凉凉的,而现在脚底下却是软绵绵的,感觉很软和、很舒坦。大发觉得奇怪,低下头一看,原来脚底下是一个人,他是踩在了一个人的脊梁上了!他赶忙从那个人的脊梁跳下来,定睛一看,天哪,原来是自己的罗锅老爹!罗锅老爹那腰弓得像大对虾似的紧贴在院墙根下。“爹,你这是……”

大发声音抖动着,把罗锅老爹从墙根下搀扶出来。罗锅老爹对大发道:“爹一时气糊涂了,以为你又去赌钱了,就把凳子砸了,可后来一想,你上回去给我买棉垫子了,这回说不定又去给我买什么了,知道你爬墙头爬习惯了,害怕咯着你的脚,让你那条瘸腿踩得踏实、舒服些,我这不又多穿了一件棉袄。你那条腿还没好利索,又没有了凳子踏,万一磕着,摔出个症候来,你让爹妈怎么办啊?孩子,爹只好用这罗锅腰给你当这杌凳子了。”

大发听着罗锅老爹的话,又看看老爹那罗锅腰,鼻子就酸了。可罗锅老爹还在说:“大发啊,爹在你在七八岁的时候,还趴在地上让你当马骑呢!现在,这罗锅再给你当回凳子踩,没啥……”大发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吧嗒吧嗒落在了罗锅腰上。大发嘴唇哆嗦了老半天才说道:“爹,你放心,我再也不赌博了!再也不爬墙头了!”罗锅老爹说:“孩子,只要你走正道儿,爹愿意为你当凳子踩,愿意为你当墙头爬!”

这以后,人们就常看到罗锅老爹坐在院子的杌凳子上,笑嘻嘻地眯缝着眼睛在指导着大发干木匠活儿。大家都感叹着:“罗锅老爹还真是有耐性,硬是把儿子管好啦!”大发看着自己的罗锅老爹怡然自得的神情,心里也觉得自己比以前踏实多了。

彩票走势图

异界仙战破解版

英雄之怒手游

超级地城之光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