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风雨里的罂粟花312-【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3:36:12 阅读: 来源:车床厂家

第三章(12)

我拿著失而复得的房门钥匙,在楼梯缓步台上站了半天。

一直到窗外的风开始呼呼作响、天空中打了一个很响的雷的时候,我才意识

到自己一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发呆。

「还不回去啊,秋岩?你不是刚退烧麽,赶快会寝室休息啊。」徐远对我问

道。此时他已经把自己的办公室的门上了锁。

「谢谢局长关心,我这就回办公室去准备收拾收拾。」我长叹了一口气,才

挪动了步子。

「怎麽?跟雪平吵架了?」徐远对我问道。徐远在市局裡也是有诨号的,外

号叫「诸葛狐狸」,看事情通透,睿智、狡猾到令人害怕的地步。他从办公室裡

出来、看到我站在缓步台上到跟我说话,也就是两分钟的工夫,居然能猜出来我

跟夏雪平之间产生矛盾了。

「嗯。」我模棱两可地应道,点了点头。

「……唉,雪平就是这样的人。无论亲疏,她都是一副冷面孔,不过她人还

是挺好的,平时好多时候她其实都是因为不会表达自己,才会给人造成误会。」

徐远叹了口气,接著说道,「她这个人,一个人习惯了,但也挺可怜的。她其实

渴望跟人交流,但是一出口就容易伤人,所以长期以往,她树敌就很多——再加

上,她有重案一组组长、什麽' 喋血女警' 之类的乱七八糟的光环加持,敢主动

跟她接触的那些下属们也不是很多。你是她儿子,有些事情,你需要主动理解她。」

徐远说的也不过老生常谈而已,他并不知道在我和夏雪平之间,到目前为止

都发生了什麽,我也只能回以一个礼貌的笑容。徐远说夏雪平树敌很多的时候,

我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赵嘉霖对我的讽刺还有对夏雪平的污衊之辞,我便直接脱

口问道:「局长,这个问题可能跟您问有点不太合适,但我还是想问问。」

「说吧。有什麽想问的,儘管问。」

「二组的那个赵嘉霖跟夏雪……跟我妈妈,她俩之间,是不是有什麽……误

会?」

徐远听了,沉默了一下,然后笑了半天:「哈哈哈……哎呀,她们俩之间那

点事情啊,我是真的不好说。因为我对于这件事情也是道听途说,而且我不知道

以你的身份,我该不该跟你讲。我觉得你最好有机会,还是主动去问她们两个吧,

而且说不定以你的身份,你或许能够化解她俩那点矛盾——说是矛盾,其实还真

就是误会。」

徐远这麽说,我反倒更晕了。可接下来徐远又说道:「说起来赵嘉霖那个大

小姐……连我都得给她三分薄面——她家裡是功臣世家,这个你知道吗?」

我摇了摇头:「功臣世家?我之前只从佟大爷那裡听说她的外号叫『格格』,

对于她家的情况我还真不知道。」

「她还真是个' 格格' ,正蓝旗的。往上数几辈,家裡在晚清的时候还是做

武官的;到后来的战争时期,她曾祖父参加了革命,在F市被伪政权统治的时候,

她曾祖父还成功利用自己的旗人身份在本地潜伏了下来,给黄土高坡和山城那边,

都发过不少十分具有历史意义的情报。他们家裡的人,别说是我了,就连省长、

议会委员长和地方党团的那些大佬们,见到了也得礼让三分。」徐远苦笑道,

「这麽个' 格格' 自己选择当一个刑警,在她自己和那些媒体看来,是一个很励

志的故事;但对于我而言,这无疑是在我这座小庙裡放了尊大佛啊。」

我本来也是因为心情极差跟徐远瞎聊,听他这话裡话外的意思,倒是有些想

让我忍让那赵嘉霖几分。我这个人从小到大最不会做的,就是人情世故的那一套;

听徐远这麽一说,我心裡不知道为什麽,有一种很是心灰意冷的感觉。

徐远也没理会我在他身后的沉默,他往前走了几步,回过头来对我笑著说了

一句:「秋岩啊……」

「什麽事,局长?」

徐远想了想,摆了摆手:「没事……呵呵,我先走了。」

我对著他鞠了一躬。

结果我这一躬鞠到一半,徐远突然又转身回来了,他踌躇了片刻,对我说道:

「秋岩,我刚才在办公室跟你说的那个找沉福才交易名单的事情,你上点心。」

「局长,您放心吧。」我深吸了一口气,还是对徐远追问道,「但我……局

长,我就这麽跟您说吧,我确实认识一个能力很大的人……」

「张霁隆。」徐远平静地说出了那个名字,反倒是搞的我有点尴尬了。

「对……」我对徐远说道,「我不知道您从哪听说的我跟他有交情的。但是

想必您大概也能猜出来,这个人想跟我交往,就是为了在咱们局裡插上一张牌,

我怕……」

「你是怕,你託他帮你办事,欠了他的人情,到时候如果他吩咐你做什麽事

情,你又因为自己的职责,两头都不好交待,对麽?」徐远说道。

我诚实地点了点头。

徐远拍了拍我的肩膀,「张霁隆这个人,我跟他打了十多年交道,刚认识他

那会儿他还是个愣头青,我那时候还没当爹呢;现在他女儿都上高中、我都离过

一次婚了,这个人我太了解他了。他想干什麽,我用脚趾头都能猜出来。」徐远

冷笑了一下,接著又对我说道,「他在局裡又不是没插过几张牌,而且你怎麽就

知道我没在他的隆达集团查下几张牌呢?更何况,对于你何秋岩,我徐远百分之

百信得过。」

「为什麽?」

徐远微微一笑,「就因为你是老夏头的外孙、夏雪平的儿子、夏雪原的外甥

啊!这也是我为什麽单独把你叫来,让你参与王瑜婕的审讯的原因——警局裡现

在有内鬼,能让我信得过的人,一个手都能数的过来。你何秋岩,能算得上这一

个手裡的其中一根手指。」

「真没想到,您也搞血统论。」

「这不是血统论,这是对夏家的信任。这点信任我要是没有,我也就别乾警

察了。」徐远说罢,转过身,甩了甩手裡的车钥匙,算是对我道别。

我蓦然地看著徐远的背影。

回了办公室,我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办公桌,然后又出了市局办公楼,眼见著

徐远的车子开走。车上除了徐远,还有苏媚珍坐在他的副驾驶,两个人在车上有

说有笑。

风越刮越大,接著有几滴雨水滴在了我的鼻子上。

看来的确是要下雨了。

我在回寝室之前,路过了街边的食杂店。心裡像是鬼使神差一般,我去店裡

拿了一瓶750ml的「龙泉春」,又要了一包银装万宝路和一隻打火机。配合

著现在室外的天气和阴霾的夜色,此时的我就想抽根烟,然后灌醉自己。

回到了寝室,却发现早有人站在门口。

「等了你小子半天了!」大白鹤拎著一堆东西,靠著我屋门的门框站著。一

见我手上还握著一瓶酒,这家伙笑了,晃了晃手裡的口袋:「哟,你咋还喝上白

的了?」

「你怎麽过来了?」我问道。

「说好的来跟你陪你的,你忘了?知道你心情不好,本来就是想找你喝两杯

的。要是不因为外面下雨,咱俩都应该找个小馆子好好喝点。诺,凉拌三丝、老

醋蛰头、卤猪耳朵、香油手撕鸡,我这还有半打啤酒;再配上你的这瓶高粱米酒,

看来今晚咱哥俩,可有得吃啦!」

「小C呢?」我开了门,然后让大白鹤进了屋。

「她回家了,心裡对你还是有点脾气,说是一时半会儿还有点不太想见你。」

我丧气地点点头,笑了笑,「我还以为你跟她一起过来,找我上床的呢。那

怎麽著?要不我看看,这栋楼和隔壁两栋楼还有没有咱警专的淫娃荡妇校友,我

打电话叫过来跟咱俩一起乐呵乐呵?」

大白鹤看著我,叹了口气,「我找你来不是肏姑娘的……」

「呵呵,那咋的?你还想就咱俩上床啊?」不好意思,兄弟我是直男,你要

是想试试男男性爱,你去找大头牛牛他俩吧。「」秋岩,今晚谁都不许上床,只

能聊天!「大白鹤严肃地看著我说道,」我故意让小C直接回家、带著吃喝过来

找你,就是想跟你谈谈心——有一个事情,我老早就想跟你直说了:秋岩,我和

小C都把你当哥们儿,当成我们俩最要好的朋友;咱们俩跟你,不仅是上床,遇

到点什麽其他的事情,我俩也都找你说、找你聊,让你出主意求你帮忙,对此我

俩也一直心怀感激——可你呢?你这个人啥都好,就是有一样:九曲迴肠!你跟

任何人都没有一句真心话,时间长了,怕是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自己的真心是个甚

了!「

「我靠,我被你说得跟个阴谋家似的,我有麽?」

「你自己好好想想,你什麽时候遇到事情了,不是自己藏著掖著?你除了跟

咱俩吃饭、上床、出去玩以外,你有过一次好好跟咱俩推心置腹聊过你自己的事

情麽?」

坐在沙发上,我转头看著窗外被乌云遮住的天空,我沉默了。

跟人交心,是我这辈子最讨厌、也是最难做的事情之一。

大白鹤说的没错,严格意义上来讲,我没有推心置腹的朋友,或者更准确地

说,我不知道什麽叫「推心置腹」。想必很多其他的在单亲家庭长大孩子也是一

样:从得知父母离婚的那一刻,自己过去的世界开始崩塌;然后接著因为某些事

情,开始封闭自己。

我是从什麽时候开始封闭自己的,我都有点忘了——或许是在那次在学校打

架之后,在派出所裡反而遭夏雪平扇了一巴掌开始的吧;又或许,只是某一天放

学回家的时候,看见了一片正在打著旋飘落的枯黄银杏叶。

说起来,我跟美茵之间也是一样,在一起只有相互照顾、相互取暖、相互进

行性恶作剧、相互以一种畸形的假性情侣的方式对待对方,而至于自己内心中最

柔软的地方,永远都是用一层一层的坚硬外壳,藏在身体裡最深处的位置;所以

很多时候,我都感觉孤独,即便是身处人群中,也觉得这个世界莫名的荒凉;此

刻,我领悟到这个的时候,我也才明白,为什麽在那些讨厌我的人的眼裡,我这

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自私——越容易察觉孤独的人,越容易被人误会成自私。

等我回过神来,大白鹤已经摆好了餐盒和筷子,以及两个纸杯。我拧开了那

瓶白酒,给他倒上半杯,给自己倒了半杯以后,我跟他碰了下杯子,接著一饮而

尽。然后,我又抄起了酒瓶,又倒了半杯。大白鹤见我一口啁了杯子裡的酒,也

仰头闷了,跟著填了半杯。

我跟他再次碰杯,接著又是仰头一饮而尽。

白酒入口时清冽,带著些许高粱米酒特有的芬芳和清甜,滑入喉咙;但是在

饮客还没回味够那种丝滑的时候,一股火辣辣的感觉从喉咙处分别往上下两个方

位衝刺,就像两支军队一般,一支佔领了口腔后,开始往味蕾上扎著刺,一支入

侵了胃肠以后,便开始在身体裡点火……

我近乎变态地享受著这种灼热的刺激,接著又抄起了酒瓶。

大白鹤见状,直接摁住了我:「秋岩、秋岩!别这麽喝,这麽喝伤胃!听我

的,举杯浇愁愁更愁!你要是想这麽喝,这瓶酒我就倒进马桶裡去了!咱俩一边

吃点东西,一边聊天一边再喝,成么?」

我叹了口气,然后放下了酒瓶。接著我从茶几下面掏出了烟灰缸,又从裤子

口袋裡掏出烟盒,然后我对大白鹤问道:「我抽根烟,不介意吧?」

「介意什麽?我老妈活著时候除了是个海妹,还是个老烟窗——我就是闻著

她身上的烟味和男人的精液味长大的。」大白鹤轻描淡写地说道,「倒是你,你

抽烟,就不怕影响性能力了?」

「我又不多抽!抽一根我就能阳萎了?而且有些话,不抽两口,我是真说不

出口……」

接著,我把香烟放进嘴裡,摁了打火机,点燃了香烟那一端,猛吸了一口,

果然又被呛到了。

「慢点抽,一小口一小口的来。」大白鹤不抽烟,但在一旁,倒像是个教练

一样,指导著我如何抽烟。果然,稍微放缓了抽烟的力度,虽然烟草燃著后带著

浓烈尼古丁气息的烟雾依旧呛口,但不至于呛得我剧烈地咳嗽。

我又叹了口气,看著烟雾从我的鼻孔和口腔中喷出,我对大白鹤问道:「你

想听什麽?你是想听我昨晚看到什麽了,还是想听我对夏雪平怎麽产生的禁忌感

情的?」

「你想从啥东西讲起就说啥吧,我都听著。」大白鹤说道。

我拿起筷子加了一块海蜇,放进嘴里以后,开始讲述。

我把我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大白鹤:从夏雪平跟父亲离婚以后,我跟妹妹

美茵开始加深矛盾、然后用自己的性特徵欺负妹妹、接著发展成相互手淫;尔后

在我来市局上班之前,妹妹告诉我,她爱上了父亲,就在同一天,我发现了夏雪

平现在居然有了男朋友;后来在我和夏雪平出现场的时候,夏雪平在模仿江若晨

死前的姿势时、还有险些遭到周正续枪击的时候都被我占到了便宜;后来,在夏

雪平家住的那一晚,我因为突然身体抽搐,再加上那天晚上做了个古怪的梦,居

然造成了我跟夏雪平的意外的性接触;从那天起,我开始对夏雪平的这个男朋友

段捷吃醋,可就在两天后,美茵突然来找我,她告诉我,因为父亲不敢拿走她的

贞操,所以就来求我,我一时心软再加上我确实对美茵产生了留恋,所以就在这

间屋子,我破了自己妹妹的处;可谁知道,这事居然被夏雪平发现了,而且就在

昨天晚上,我因为跟蔡梦君出去吃饭、之后蔡梦君突然吻了我,被夏雪平碰见个

正著,再之后,我去跟踪夏雪平和段捷,就看见两个人舌吻在一起……我把这些

白铁心没听过的细节全都给他讲了,其他的比如什麽夏雪平掌掴我的事情,之前

他就知道。

「所以,」我叹了口气,加了一口菜放进嘴裡嚼著,我感觉到我的眼角有些

湿,「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怎麽办了……」

大白鹤抿了一口酒,默默地看著我,等我说完话他才说道:「秋岩,我先这

麽跟你说:听我的,你这样太痛苦了。你喜欢自己妹妹、又喜欢自己妈妈——对

自己的血亲产生了男女之间的感情,这本身就是不为社会所容得下的;况且你妹

妹已经献身于你的爸爸,而夏雪平呢,不管咋说,人家那是正儿八经的恋爱,别

说是舌吻,人家两个人就算是上床,就算是说明天夏雪平去医院查出来怀孕了,

人家那也是天经地义、人俩要订婚结婚了,那也是天经地义……秋岩,你换个人

喜欢吧。」

「……你以为这个我没想过麽?」

我把烟头摁在烟灰缸裡,翻了翻眼睛,禽住马上要从眼眶裡翻滚而出眼泪,

我只好自嘲地说道,「……操!可他妈谁知道呢,这玩意,荷,喜欢上了以后,

他妈的想停下来还停不下了……对于感情这方面的事情,我向来是搞得乱七八糟

的……这以前啊,我心裡头总他妈地以为,自己跟那麽老多个女孩睡过了,我就

是情场老手了;谁知道,这移情别恋这件事,还真他妈是个艰苦卓绝的事情……

呵呵……」

这最后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眼泪真就控制不住了。

「我看得出来,你是真喜欢上夏雪平了。」大白鹤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怎麽说呢?」

「你瞧你现在忍著哭这样子,我跟你交朋友,怎麽也是有六七年的时光了,

这六七年裡,我从来没见你为谁掉过眼泪,」大白鹤指了指我的脸,「你现在,

特像个自己最喜欢的玩具手枪和变形金刚,要被别人抢走的小男孩。」

「呵呵,你是在嘲讽我幼稚麽?」

大白鹤倒是正经了起来:「男人在情感前面,不就是幼稚的麽?」

他这副故作正经的样子,倒是让我笑了出来:「哟,白老师,情感专家啊!」

大白鹤也笑了笑,把还剩下的一小半白酒的纸杯放到了一边,接著拿出了一

罐啤酒:「这白的我可喝不了了,太辣嗓子……」接著他给自己灌了一口啤酒,

然后夹了一筷子猪耳朵说道:「其实若不是这种事情发生在你身上,我以前一直

认为' 乱伦' 这种事,只是一种普通的肉体关系,只是色情、是奸情,我没什麽

主观感觉,只是觉得跟普通的上床也没啥两样……没想到,在你这,真跟谈恋爱

似的,让人觉得抓心挠肝的。不过,说正经的,你说说你,到底喜欢夏雪平什麽?」

「我刚才跟你说过了吧?——因为我发现,我看到了别人看夏雪平时候看不

到的一面,夏雪平其实,有她十分脆弱的一面。我看到了她那一面之后,我就由

衷地想要照顾她……」

「那你就怎麽知道,你这个心理一定是处于' 爱恋' ,而不是一种' 孝顺'

的延伸——你是错把你急于得到母爱的感受,当成了一种男女之间的爱?或者,

这是你自己本身善于助人的天性使然呢?」大白鹤对我问道。

——他作为一个旁观者,居然是这麽看在我身上发生的问题的。

我之前还真没这麽想过。

我喘了口气,有点吱吱唔唔地对他反问道:「那……如果是' 孝顺' 和' 善

于助人' ……我倒是想请问你一下,白老师:这' 孝顺' 和' 善于助人' ,会给

一个男人带来心跳的感觉麽?」

「呵呵,你平时心不跳,你拿啥活的?」

「你少来!跟我打岔……」

「哈哈哈……我其实想问你,你的心跳,究竟是源于你对夏雪平的所谓的禁

忌的爱,还是因为,你在案发现场佔了夏雪平身体的便宜、外加那天晚上你意外

的把龟头隔著短裤插入夏雪平身体去之后,才引发的?」大白鹤对我问道,接著

他又追加了两句:「其实说起来,我跟小C还都一直以为你跟夏警官之间还是矛

盾重重的;昨晚打电话你突然说你喜欢的那个' 姑娘' 是夏警官,我俩都傻了你

知道吗?暂不谈你跟夏雪平本身有一层母子关系,要是一个人如果对一个原本他

排斥的异性产生了爱慕,那麽就只有两种情况:误会接触;荷尔蒙作祟。」

我仔细想想,确实,我跟夏雪平之间那点事情,也不算是误会,只是在她离

开我们这个家庭之后长期没有及时沟通造成的的隔阂;更何况,我跟她在那次逛

超市、把话说开之前,我的心裡就已经暗暗发誓我要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像照顾

一个普通女人那样照顾她。那说起来,我对夏雪平逐渐由敌对转换到爱慕,还真

就是从那天早上出现场,勘察江若晨和卢紘……不对,我的思路怎麽顺著大白鹤

的话去了?

「等会儿,我说白老师!我才反应过来,你是想指控我荷尔蒙作祟?」

「在我看来你就是这样,什麽爱不爱的……你这个小淫虫就是荷尔蒙作祟,

才会觉得跟自己妈妈搞上很刺激!」

「……不是……您这些理论都从哪看来的?我怎麽觉得你这意思,就是想故

意弱化我对夏雪平之间的感情的?」

「哈哈哈哈!我可没有啊,我可是在帮你理性分析的。」说完,大白鹤得意

地笑了笑,「至于这些屁话,都是我编程之后没事在网上閒逛,看了一些心理情

感谘询专家的部落格,从她们的日志裡看来的。怎麽样,说起来还像那麽回事吧?

我都想好了,反正编程这工作对我来说很简单,我也不怎麽坐办公室;我准备开

创一个第二副业,给杂志社或者情感论坛写文章,或者写写短小说之类的,一个

月也能多赚个千八百块钱的,只要写的东西不涉密就行。写《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的那个人,当初不也是当警察的麽?」

「荷!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我管你叫' 老师' ,你就真把自己当欧普拉?温

芙蕾啦?」我嫌弃地看著大白鹤笑了笑,接著我又挠了挠头,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或许你说的是对的吧……可如果说,我对夏雪平是因为肉体接触而产生的乱伦

情感——或者咱们直接说,产生情感——那我之前怎麽没有对别的女人产生过情

感呢?我对她们都没有吃过醋你知道吗?——难道就因为,夏雪平是我妈妈?我

倒真想,如果在我心裡的想法,跟你说的那样一样就好了,这样的话,我也不纠

结了。」

「你也别太在意,秋岩。我也不过是找个方法帮你简单分析一下而已,但是

具体情况,还要看你自己。」大白鹤叹了口气说道,「唉……什麽母子乱伦啊、

兄妹乱伦的事情,我这辈子算是经历不到了:我那个破妈早死了,而且从光屁股

满楼跑到青春期会做春梦,在我看著她躺床上被那帮男人肏的时候,我内心真的

是对她一点欲望都没有——我真的嫌那个女人脏!我都觉得,就那天你在咱们家

在电脑上,给我看到的那个被学生轮著肏的女老师,我打心眼裡觉著她的身子都

要比我妈的身体干净。另外呢,我跟小C虽然都是一个家里长大的,但打小我俩

就知道对方啥情况;我从小就明白小C是捡来的,她自己心裡也很清楚,因此我

俩之间有的算是青梅竹马之情,从来就没把彼此当成过兄妹。」

「唉……想想小C在那麽小的时候就自己一个人从家裡跑出来,流浪来到了

F市,有的时候我都替她心酸啊。」

「海,一个人一个命呗。」

我看著大白鹤,无奈地笑了笑,「其实有时候,我也挺羡慕你和小C的。」

「羡慕啥啊?」大白鹤自嘲道,「呵呵,我俩一个天阉之人,一个天生的石

女,都是农村出身;你说你何秋岩,老爸老妈都是世代省城的人,你妈妈家还是

高官门第,你有啥好羡慕我们俩的?」

「排除了这方面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俩在一起不也过得挺好麽?最起码在我

看来,你俩是我认识过的处得最好的一对儿情侣。」

「那还有你的份呢!我的好连襟!小C的二老公!」大白鹤笑著说道,「咱

不提床上那点事情,说起来,你对我俩也确实挺好的;至少说你知道我俩的情况

以后,你看得起我俩,有你这兄弟,我这辈子值了。」

「突然说这个乾嘛,煽情啊?……我觉得,就算是没有我,你俩自己照顾对

方,也能相互把对方照顾得不错。」我看著大白鹤说道「呵呵,拉倒吧。我妈被

判死刑以后,我跟小C也就是走一步算一步;你就别谦虚了,上学的时候你帮过

我俩多少呢……」大白鹤刀咕了一会儿,才琢磨明白我刚才那句话裡的意思,

「等会儿,秋岩,你说的' 就算是没有你' ,是啥意思?」

我把杯子裡的残酒喝乾淨,然后吁了口气,垂著眼睛说道:「跟你说实话吧,

老白,我不想乾了,我想辞职。」

「辞职?」大白鹤的眼睛都直了,「为什麽啊?」

「不为什麽……心累了,不想乾了。」我苦笑道。

突然做出这个决定,也就是十几分钟眼前的事情。

我看著窗外面,雨水已经沙沙地打在窗子玻璃上,屋子裡的光也越来越暗。

我站起身打开了高脚灯,也打开了一扇窗子。白酒上头让人感觉天旋地转,但是

嗅著窗外雨水的新鲜气味,却又让我清醒许多。

「秋岩,就因为这点事情,真的至于你这麽肝肠寸断麽?」大白鹤认真地看

著我,「不就是你想得到你妈妈,但是你妈妈不但不同意,而且她身边还有个男

朋友、目前来看还不可能断掉——不就是这档子事情麽?秋岩,你看开点,母子

乱伦的事情本来就希望渺茫,更被说能在一起谈恋爱……」

「我知道啊……我还是那句话:道理什麽的,我都清楚;但我就像是发了失

心疯、或者像是被人下了降头一样,无法自拔,你知道吗?——我就是觉得,陪

她度过今后生活的那个男人就应是我,应该是我何秋岩,而不应该是其他的谁谁

谁!可我上辈子乾什麽事情了,得罪了老天爷,偏偏让我成了她夏雪平的儿子呢?」

「好吧……」大白鹤叹了口气,然后半开玩笑地说道,「那你那天早上占到

了夏雪平便宜的时候,你还在那装蒜……你说说你,乱伦的贼心都有了,用强的

贼胆却没有……」

「屁话!」我看著大白鹤,怒也不是、笑也不是,「强奸的法律责任可是三

年起步、最高死刑!你这话是他妈的一个当警察的应该说的吗?更何况以夏雪平

的脾气,她还不得从床底下翻出来一把枪、当场把我爆头?别坑我了行吗?」

大白鹤看著我大笑,旋即平复了一下自己,他又问道:「说起来,你不敢用

强,难道真是怕夏雪平恼羞成怒,被她开枪打死?你毕竟是她儿子,你觉得她会

杀了你麽?」

我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她会不会。但我知道,如果我用强的,

对她的伤害会更大——那天早上我就在想,隔了这麽多年,我好不容易跟她又能

躺在一张床,我可不想做点什麽更过分的事情,然后就这样又失去她。」

「秋岩,太细节的问题不问你了,就多一句嘴:那天早上,你对她『佔便宜』

的时候,夏雪平反应大麽?」

「大。」

「大到什麽程度?」

「我后来看了眼床单,湿了一大块。」我抿了抿嘴说道,「而且她虽然憋著

自己,叫得也挺厉害,还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骚话……现在再回想起来,我都觉

得,她的行为都有点不太像她……」

「呵呵,我说你小子不是吹牛逼呢吧?知道你小子性能力强,但就塞进去一

颗龟头,以你妈妈平时那副冷冰冰的样,能被你弄到说骚话、还湿了一床?我真

不信。」

「……我跟你在这事情上吹牛逼干嘛?」看著大白鹤,我有些羞恼,「妈的,

说起来,我都不应该跟你讲这些事!」

「行行行!别生气!我的锅、我的锅!——万一碰巧夏警官其实就是生理反

应特别敏感的女人呢:本来这麽多年一个人,没怎麽过性生活、也不怎麽自慰,

一下就被你按到了开关也说不定呢?」大白鹤低下了头,夹了块猪耳朵,「要不

就是她也在吃' 生死果' ——听说长期服用这东西的女人,就算是先天性冷淡,

吃一段时间以后一碰就出水。」

一提生死果,我就想到了王瑜婕刚才的样子,浑身又是一层鸡皮疙瘩。

「……怎麽可能?夏雪平平时也就是因为身上旧伤,吃点止痛片而已。『生

死果』那个东西,要不是我们出案子,她之前听都没听过。」我说道。

说到这裡,我其实挺想劝大白鹤以后也别碰那个东西了,可是又想到王瑜婕

是一边被喂了生死果,可能还一边被注射了吗啡所以才那样的,具体是哪个东西

给她摧残到骨瘦嶙峋、起得让她几秒钟就来一次性高潮都不一定呢;再加上徐远

让我把王瑜婕的事情保密,所以我就没跟大白鹤提起这回事。

「那我就明白你的心理了,」大白鹤看著我笑笑,带著七分的安慰和三分的

淫荡:「你本来就想照顾你妈妈,然后一时之间情感过分溢出、亲情瞬间变换成

爱;再加上你不止一次见过了你妈妈现在的身材和肉体,你小子心裡最深层的兽

欲被激发出来了;更何况你还发现了,你妈妈是个生理敏感的女人——说实话,

夏雪平是个美女。而你就是不想,让这麽个美女被别的男人拥有,你甚至不敢幻

想,你妈妈在你身边发生过的事情,在别人身边发生。」

——他说中了。

看见段捷跟夏雪平牵手,我心裡已经有股怒火;看见他们二人拥吻,我近乎

肝肠寸断;如果是让我知道了,段捷也把他的那条淫棍塞进夏雪平的禁地裡,别

说做爱,哪怕就像我那天早上一样,只是「蜻蜓点水」就会让夏雪平弄湿床单…

…我想我把整个地球毁灭掉的心思都快有了。

「你知道我对这件事的真正看法麽?」

「说。」

大白鹤斜著眼,带著一丝笑意看著我,「说句实话,如果这件事发生在我身

上,我对此内心会毫无波澜,反而还会有一点点小激动——反正我是个淫妻癖患

者。」

——我可算想起来,为什麽大白鹤刚开始对待我这件事有点不不正经了……

「肏你妈的屄!我也是猪油蒙了心,跟你谈论这种事情……」我无奈地说道。

「嘿嘿!肏啊!肏我妈的屄!我让你给我当野爹!但没办法,我妈已经死了,

你要是早生几年或许还有机会呢!哈哈哈!」

大白鹤又一次笑的前仰后合,可接下来,他又说了一句关键的话:「可是秋

岩,你毕竟还是跟别的女孩子亲吻在了一起;而且你把你妹妹破处的事情,她也

知道了,不是麽?」

我猛叹了口气:「老白,这俩事情就别再提了,行麽!我错了!我真知道我

错了!但我……我真不知道我该怎麽做!求你别提了!要不我现在给你跪下磕一

个?」

「唉唉!算了算了!我不是故意提的,我也不跟你开玩笑了……你要磕头去

找夏雪平吧!我的意思是,她现在也被你伤害了不是麽?一个女人本就不大能容

忍一个跟自己关系很密切的男人,在自己面前跟别的女人接吻;而一个妈妈更不

会容忍看到自己儿子跟自己女儿通姦——夏警官心理素质还算好的,但凡这要是

换成另一个女人,弄不好都有可能得上精神病。」

「唉……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麽面对她。」

「哦,所以你就想辞职,是麽?你觉得辞了职,你就完事大吉了,就什麽都

可以不管了,但你也不能一辈子都不去面对她吧?」

我说不出一句话。

「说不想乾就不想乾了……秋岩,我还没见过这麽任性的你。」白铁心对我

说道,「想当初在警专临毕业那年,我和小C多少次了,都差点放弃升学考试、

心想著像大头牛牛那样,去哪个派出所当个普通片警得了;那时候是谁说的小C

就是偏科,她对生物和解剖学有极强的天赋的,又是谁说的我之前一点点积累的

那些计算机和网络信息知识要是不用上真是浪费的?要不是因为你那时候,没事

就给我俩打打鸡血,还起早贪黑地帮我俩补习,我真不知道我和小C现在会是个

什麽样……结果你倒好,我俩在市局现在虽然说不上顺风顺水,但也算干的不错

每个月有工资、有加班费、有补贴、还有管饭的地方——放在几年以前,现在我

俩过的生活都不是我俩敢想的。可到头来,你倒是想辞职了……」

「因为你们俩跟我不一样,老白,」我转过身,对白铁心说道,「你们俩如

果不升学到警院,你们俩这辈子真不知道还有什麽出路——我这不是因为贬低你

们或者可怜你们,老白,我说的是事实;你们小两口如果想翻身,就只有做一个

优秀的警察这麽一条出路;至于我呢,我不当警察了,有的是退路——呵呵,大

不了,我可以到我老爸的传媒集团某个差事,或者乾点别的什麽保安、什麽学校

体育老师之类的也行。」

「你这麽想,到底是不是因为你跟夏雪平之间的事情?就因为她有那麽个男

朋友、而又知道了你跟你妹妹之间的事情,所以你不想再见她了?」

我沉默片刻,点了点头:「你忘了当初我是为什麽一定要进入市警察局重案

一组啦?为了这个,我连国情部和安保局的邀请都给拒了。说白了,不是国情部

和安保局名声臭,也不是我何秋岩,受不了当特务的苦,对我来说当特务还挺酷

的,虽说是国家的鹰犬,但起码生活水平能比现在高不少——我为什麽不去啊,

我就是想在夏雪平的眼皮子底下证明自己;结果现在倒好,不但没证明得了自己,

而且把自己在她心裡的印像还搞砸了,并且,反而是我把自己扔进去拔不出来了

……呵呵,我想我如果辞职,说不定可以及时止损呢!或许对所有人,对夏雪平

和她现在的那份恋情,都是个好事。诺,就像你说的,人俩是天经地义的恋情,

这我早就明白;夏雪平那个女人,脾气不好、情商不高,能有个贴心的男朋友照

顾她,也不是个容易的事情。」

大白鹤听完我说的话,抿了抿嘴,接著抬起头看著我:「秋岩,本来有的事

情我是想让你自己看的;你若是因为这个想撂挑子辞职,那我就必须把这些话先

跟你说明白了。」

「什麽啊?」

「我昨天晚上给你破解的夏雪平的手机,你到现在还没看呢吧?」

我揉了揉眼睛,坐回到了沙发上,「唉,看什麽啊?我他妈睡了一整天……

再有,我的手机内存不够,也没办法把她手机裡的东西全都下载下来,我身上还

没带平板电脑或者笔记本电脑;然后,我一回局裡,就被局长他们叫过去协助审

讯了,根本都没喘过来气,外加刚才和夏雪平还小吵了一架,我还哪有功夫、哪

有心思看这个?」

「那你现在有平板电脑麽?」

我立即起身,从行李箱裡掏出了一个ipad,递给了大白鹤。

大白鹤把我的平板连上了自己的手机热点,转头笑著对我说道:「哦,多说

一句,你记住:以后我帮你或者你自己破解的东西,你要是想下载,尽量都用自

己的手机流量;要是连著局裡的WIFI,那你至少对我们网监处来说,可就没

隐私了。」

「还有这说法?」我愣愣地看著大白鹤。

「呵呵,废话!不然你以为你网监处的对内职责是什麽?就你们住宿舍的这

几百号人,对于我来说,查查你们谁电脑裡有多少部A片、谁电脑裡有跟外面女

孩搞一夜情拍下的艳照、哪个钮跟自己男朋友玩裸聊、哪个钮背著自己警察系统

外的男朋友跟同事或者外面野男人上了床,这都是小意思!」大白鹤看著我淡然

一笑,低头看了一眼我的ipad屏幕,接著放到了我的面前:「呐,下好了。

你看,我还给你做了个即时的手机模拟器,假如说夏雪平那边有电话打进来了,

你这边点了接听,那你就可以完全窃听到她跟别人的电话内容。」

我看著平板电脑上的手机模拟器,又看了看大白鹤,大白鹤对他的程序十分

的自豪,他研究通讯窃取,似乎已经到了一种癫狂的状态,可我心裡却对这种行

为感觉有点不太舒服。

正巧,模拟器突然亮了,于是夏雪平手机的画面也切换到了我的屏幕中,只

见这时候有人给她打了个电话,我定睛一看,正是段捷。

「听麽?」大白鹤有些挑逗似的看了眼屏幕,又看著我的眼睛。

我用舌头舔了舔牙床,想了想,摇了摇头:「算了。」

「……听不听随你。反正我这个手机模拟器,对于电话记录是可以保持自动

录音的,7天之后没听过的录音自动删除。你要是后悔了、想听了,7天之内随

时可以。」大白鹤说到这,脸上显露出一丝怅然若失的表情:「唉,只是昨天还

是失手了。」

「失手了?什麽意思?」

「我本来想利用同频的电波,帮你看看把这个叫段捷的手机也给破解了,可

没想到这人的手机,居然有三级密保的。」

「三级密保?呵呵,听著像科幻小说。」我对著大白鹤说道,然后我取消了

夏雪平手机正在通话的显示画面,直接点到了夏雪平的手机桌面上。夏雪平的手

机屏保和桌面都很单调,壁纸全都是手机的默认设置;她的手机裡也没有app

的组合框,所有app都平铺在桌面上。

「什麽科幻小说……我这麽跟你解释你就懂了:一般咱们的手机都会有个锁

屏,这个算是一级密保;之后对于手机系统、网络商店、云端存储什麽的,不是

统一有一个账号和密码麽?这个属于二季密保。我说的三级密保,是说这个叫段

捷的男人,他手机裡有个防御性很强的密保插件。我昨天用好多种方法破解都没

成功,而且在我用电脑破解他手机的时候,他的手机居然还进行反向入侵,往我

的系统裡植入病毒——这个密保程序,说实话我见都没见过。秋岩,你妈妈的这

个男朋友可不简单啊,普通人的手机裡,谁会安装这麽一个反入侵系统?」

我正点著夏雪平的「备忘录」和「提醒事项」app,发现裡面全是空的,

点开了她的聊天软件和短信息,发现裡面的记录也基本上很乾淨,就算是跟段捷

的聊天记录也都是「好的,晚上见」,「我到了,你在哪」、「路上小心,晚安」

之类不咸不淡的话;我看著他俩的聊天,我也十分的心烦,索性关了app,然

后我对大白鹤说道:「这又有什麽好奇怪的?这个段捷是在金融界做证券的,他

们那帮搞金融的人对于信息保密的重视,不亚于咱们警察系统和国情部、安保局。」

「呵呵,我还真就不信那帮搞数字游戏的,会神秘成什麽样。」大白鹤意味

深长地说了一句,接著自己又喝了口啤酒,看著我,接著把眼睛移到了平板的屏

幕上说道:「我要是你,我就先从相册开始查。你儘管放心去看,我把夏警官的

云端存储也给破解了,呵呵,我也很好奇私底下夏警官到底是个什麽样的女人—

—当然,很遗憾,她似乎不太会用云盘。夏雪平这个人,真的是太乾淨了。」

看著大白鹤耸了耸肩,我迟疑了两秒,然后点开了夏雪平的相册。相册裡,

一共近五十多张照片:第一张和第二张照片,是她的证件照;第三张是她18岁

生日时候照的全家福,上面还有穿著棕色毛背心的外公夏涛,以及穿著一件皮夹

克的舅舅夏雪原;第四张,竟然是我和美茵的合照,那是十年前美茵7岁生日时

候,我们一家四口在K市的滨海公园旅游时拍摄下的,照片上的我在吹著泡泡,

美茵则是追逐著泡泡往镜头方向跑过去。

「你们家美茵小时候真可爱。」大白鹤微笑著说道。

看到这,我也不禁笑了一笑。

再之后的四十多张照片,就全是夏雪平跟自己的那两个朋友,苏媚珍和丘康

健的自拍,偶然有几张还出现了跟著做鬼脸的徐远,以及一本正经、一脸无奈、

表情跟照片整体气氛都格格不入的沉量才——真没想到,夏雪平丘康健苏媚珍他

们仨,还会带著沉量才一起玩——当然,照片的背景,也几乎都在同一个日式居

酒屋,偶有几张是改成了KTV或者咖啡厅;当然,好多照片上还出现了一个女

人:从年龄上看,要比夏雪平稍微年轻一些,细眉细眼,小鼻子樱桃口,说不上

长得多好看,但是她的气质确实很可爱,整张脸看起来,长得有点像隻兔子。

「这个女人是谁?」我对大白鹤问道,这女人看著著实有点眼熟。

「她就是我昨天打电话时候跟你说过的那个,疑似你的姨妈的女人——后来

你说你没有这麽个亲戚。段捷的前女友就是她,苏媚珍之前还给我看过她的照片,

说一个夏警官、一个这个女人、一个她,她们仨从过去关系就很好。她跟我说过

这个女人的名字,叫什麽来著?——' 冯垣' 还是' 冯嬛' 来著?冯……」

「冯喧,女字旁加一个『宣传』的『宣』字。」我说出了这个名字。

「对,冯喧,就是这个名字。」大白鹤说道。

盯著这个女人的照片看得久了,我也就想起来这个女人的事情来了,我在很

小的时候见过她。

别人总说夏雪平跟苏媚珍、丘康健关系不错,可我记忆裡,丘康健和苏媚珍

似乎都跟我们家没什麽来往;而这个冯喧我倒是确实有印象,在我十岁以前,这

个女人没少来过我们家。冯喧跟夏雪平和苏媚珍在高中时就认识,那时候苏媚珍

是高中的学生社团干部,冯喧是当时她们班的文艺委员,因为经常在一起办活动,

一来二去就熟识了。那时候夏雪平不善交际,所以还是通过苏媚珍认识的冯喧。

冯喧家裡有钱,父母都是海归博士,她本人是个才女,她实际上要比夏雪平

小五岁,他早上了一年学,而且曾经还跳了一级,成绩一直不错;只是为人有点

没主见、爱哭鼻子,总被人欺负,夏雪平和苏媚珍也没少替她出过头。后来夏雪

平和苏媚珍考上了警院,冯喧之后也上了Y省本地最好的大学——北方大学,北

方大学和警院的位置很近,因此三个人那时候也经常在一起玩。可谁曾想,大学

第二年,冯喧就跟一个意大利留学生私奔,跑去了欧洲;大概四年年以后,冯喧

因为那个意大利男生家裡不同意,独自回了国,那时候我已经出生了。

我印象裡,在我很小的时候,曾经有一个总爱哭鼻子的女人在家裡住过一段

时间,我记得我还偷看过她洗澡——要知道在我四岁的时候,冯喧才十八岁,她

身材苗条,长得又可爱,我怎麽能不好奇她脱光了衣服时候洗澡的样子呢:对于

一个四岁的男孩来说,十八岁的女孩的肉体可能并不能算得了什麽,但是对于一

个雄性来说,女孩子的身体,向来都是美好的谜语。

那年父亲去中东出差做战地记者,恰好家裡有多馀的床位,夏雪平便每天跟

冯喧挤在一张床上睡——原本我小时候很爱缠著夏雪平睡觉的,突然被人挤走,

因此在我心裡对冯喧还是有点怨念的;而且,这女人还有个坏毛病:总愿意趁著

夏雪平不注意,愿意隔著我的短裤玩弄我还没开始发育的小「羞羞」以捉弄我,

还总吓唬我若是我把这事情告诉夏雪平,她就直接把我的「小鸟」拆了,所以我

那时候经常被她吓得尿床。

差不多一年之后,冯喧又交了个男朋友,便终于从我家搬走,而父亲也在那

之后回了国。之后父亲又送我去外公家住了一段时间,等再过了一阵子以后,家

裡就填了妹妹美茵。

我对冯喧的印象止于此。

如果说,之前段捷跟冯喧还交往过,那就说明,她此前的情路一直很坎坷。

「你到底认识这个女人麽?」

「认识,呵呵,小时候见过,这个小阿姨人不错,就是人太顽皮了。」我对

大白鹤说道,说这话的时候,阴茎似乎有些像是被人掐过的隐隐作痛。

「那你得有点心理准备,」大白鹤说道,「这张照片以后的那张开始,一共

有五张,可能会引起你的生理不适。」

我略带疑惑地翻著照片,心说再不适,能有我今天看到的一边被讯问一边就

随时都能高潮的被解救性奴王瑜婕还让人不适麽?

——答案是肯定的。

下一张照片,根据夏雪平手机上显示的照片定位,是在本地一座名山「北斗

山」山涧拍摄的,拍摄时间在两个月以前。照片上,一个穿著白色裙子的女人被

摔死在了一块大石头上——确切地说,女人穿的那件裙子,是一件白色婚纱。女

人浑身骨折,脑袋被砸得稀烂,脑浆流得满石头上都是,脸上也早已摔得面目全

非;在她的左边大腿上面,有一个横著的「8」形状紫红色胎记……

看到这,我的脑子裡突然像是响了一声闷响一样,被震了一下。

「这个,也是冯喧。」我说道。

大白鹤不确定我是否在问他,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小C今早趁没什麽事情

的工夫,替你用市局鑑定课的名义,给东郊分局的人打过电话问过了:当时他们

就是按照意外事故处理的,没做尸检。哦,夏雪平也去了现场,因为冯喧全家五

年前移居到了魔都,所以夏雪平是作为冯喧在F市唯一朋友的身份认的尸。」

在我四岁的时候,在冯喧在家裡那个老旧的卫生间裡脱衣、淋雨、泡澡、在

浴盆裡自慰的时候,我不知顺著木门隔板的缝隙处偷窥过多少次。对于她的身上

最诱人的部位,我基本上已经没什麽印象了,唯一记住的,就是她左边大腿上靠

近屁股的位置上,有个很明显的横「8」形状的紫红色胎记。

香消玉殒。

我的脑海中突然蹦出了这个词。

之后的一连四张,也都是不同角度的尸体现场照片,尸体周围有隔离带、有

标注,但是照片内的警务人员,从袖标上看,都不过是F市新区的分局刑侦支队

成员。在那段时间,本地的民生新闻、法治新闻对这件事几乎也没什麽报导,恐

怕,是被分局警方按照意外失足处理了。

而在接下来的寥寥几张照片,是段捷的——只不过,居然都是对段捷的偷拍,

从拍摄日期上来看,最近的,就在我进入市局之前。

翻完了所有照片,我盯著屏幕上的手机模拟器,陷入了深思。拨弄了一下屏

幕,此时夏雪平和段捷的电话早已打完,两人的通话时长,总共只有两份零七秒。

「看完了什麽感受?」大白鹤对我问道。

我依旧沉默。

「你不觉得,夏雪平跟段捷之间,并不像真正的情侣麽?在夏警官的手机裡,

两个人连张合照都没有,而且正常的刚恋爱不久的男女朋友,谁会去偷拍对方?

况且这个段捷之前还是那个冯喧的男朋友,然后段捷和夏雪平居然稀里糊涂地就

在一起了;并且冯喧出事的那天,你仔细算算,跟段捷和夏雪平在一起的时间,

难道不正好重合麽?要么我说,这些照片,再加上你们夏组长平时天生的刑警神

经和女人的第六感,她不可能不怀疑段捷跟冯喧的死——说不定害死冯喧这女人

的,就是那个段捷,而夏雪平可能就是因为为了调查冯喧的死,所以才故意跟段

捷在一起的!」

白铁心自信地说道。

我皱著眉,闭上了眼睛,叹了口气。

——大白鹤说的这种可能,我不是没想过:我昨天晚上,明明看著夏雪平在

跟著段捷进电影院以前,摸了一把自己腰间的手枪的;可是能有什麽用呢?几张

照片摆在一起,就能证明夏雪平怀疑段捷?就因为冯喧摔死了,段捷又跟冯喧处

过情侣,段捷就是杀死冯喧的人?

没用的。

毕竟在昨天,我还看到了夏雪平和段捷之间的热吻。

「不管了……」我低著头说道。

「什麽意思啊?」

「不管了就是不管了,没什麽意思。」我呵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怀疑段

捷、还是跟段捷谈恋爱,都是夏雪平的事情。其实我想通了……所以对于警察这

个职业,我也不想乾了。我刚刚都做好准备了:现在手头卢紘、江若晨跟段亦菲

这点事情,外加周正续和魏蜀吴师兄的死还不算结束。我想等我把这点事情弄得

差不多的时候,就跟人事处递交辞职信。」

「你是真想好了?还是就是一时置气啊兄弟?」大白鹤瞪著眼睛,对我问道。

「我没开玩笑。」我看著大白鹤笑了笑,「谢谢你了,老白。其实你刚才说

的那些话,我都明白你是为了我好。道理其实我早就明白,只是心裡过不去这个

坎。不过,现在好了,下了准备辞职这个决定,我现在心裡倒是舒坦多了。」

「那你要是辞职了,有什麽打算?」

「不知道。要是没办法让老爸帮我在他的集团找个工作,或许我会去外地吧。

听说南方也不错……总之,我想过过正常的生活。或许我会收敛收敛自己的色心,

然后老老实实讨个老婆、生个孩子,然后过完一生。这样挺好。」

大白鹤听完,伸出左手在我的胸膛上轻轻捶了一拳:「何秋岩,我就当你这

是喝多了放屁。」

「哈哈哈哈……」听了他的话,我毫无控制地大笑了起来。笑著笑著,眼泪

又出来了。

「你笑什麽?」大白鹤看著我的样子,也跟著笑了起来。

我实际上,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麽。

但我嘴上却说道:「哎,你知道麽?今天下午我做梦,梦见我自己,居然是

我妹妹生的……你说不可笑吗?哈哈哈……」

「别他妈笑了……」大白鹤帮我启开了一罐啤酒,「喝酒吧,不醉不眠。」

「不醉不眠!」

喝到后来,我和大白鹤都醉了,相顾无言。

忘了几点的时候,大白鹤打开了手机的电台,电台音乐频道节目裡,放了一

首张韶涵翻唱的英文歌,歌词大意似乎是这样的:我开了个玩笑,整个世界却开

始哭泣,但我不知道,这个笑话开在我身上;我开始哭泣,整个世界却开始大笑,

但愿我能明白,这个笑话开在我身上……

东方奇缘手机最新版本

神秘传奇美服下载

九曲封神

半世界之旅手机安卓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