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九尾狐系列之负心人[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17:57 阅读: 来源:车床厂家

1

月华如练,洒下一地的银霜。城北一座宽大豪华的山庄,这座山庄院落宽阔到极致,仿佛把整个月光都独占,所以它有一个名字——明月山庄。

山庄里最令人称赞的便是这座庭院,而此时正值深夜,庄主吴成秀独自一人在庭院里来回踱着步子,他眉头紧锁,手里拿着一块玉佩。

此刻,正方的门突然响了一声,如同在这个寂静的夜里,同成秀的脚步声唱了一个极不和谐的反调。成秀回过头,妻子霍小鱼走下台阶,手里捧着一件衣服。

“相公,夜里天寒,当心着凉。”

说完,小鱼已将外裳披在了成秀身上,成秀微微侧身,抬手握住妻子还停留在自己肩上的手。小鱼的手很软,皎洁的月光照着她姣好的容颜,仿佛天上的仙女,落在人间。

“怎么了?是不是我的脚步声吵醒你了?”

“没有,只是醒来不见你在,便出来找你。”小鱼也颇有些担心的道:“倒是相公你,大半夜的不睡,难不成一个人出来赏月?”

妻子的话刚好触动了成秀的心,他轻轻叹了口气,“没什么,只是有些心事罢了。”

“难不成是和你手中的玉佩有关?”

成秀心中一凛,妻子的观察倒是足够细腻。他低头看了眼玉佩,点点头,又是一声叹息。

小鱼见丈夫犹犹豫豫,不由得有些嗔怪,便皱眉道:“相公,难不成有什么话,是不能同自家妻子讲的吗?”

成秀急忙握住妻子双手,柔声道:“并非如此,只是此时是在对你,不知从何讲起。”

小鱼反手抓住那块玉佩,仔细观察一番后说:“这是不是当初与哪个女子的定情之物?难不成相公背地里有什么不检点行为,被人寻上门来了?”

成秀急忙摆手说:“娘子不要乱说,并非是不检点,只是……只是这的确是定情之物。”

小鱼听完丈夫的话,反倒没了方才是怒气,转而平和道:“那你慢慢讲。”小道口鬼故事

成秀抿了抿嘴道:“三年前我出远门办事,却因水土不服,加之早年天生哮喘,在江中船上一病不起奄奄一息。当时所带领的从人却心生歹意,携了我的金银细软一并逃走。却不想屋漏偏逢连夜雨,狠心的船家转天见我只剩下孤零零一人,身边的金银也不见了,加之我又病入膏肓连连呕血神志不清,便想到将我用棉被包裹抛入江中。

小鱼听到此不禁面色紧张,说道:”世上竟还有这等狠心之人。“

成秀以微笑示作安慰,接着又说:”眼看当时我就要一命呜呼,幸亏当时江中有令一条船驶过,传中那女子见情形不对,便拦下船家,详谈之下便动了恻隐之心。等我醒来时,已在那女子船中,我当时卧床不起,吃喝拉撒全有女子一人照料。等身体好转后,方知那女子名唤三娘,便是洞庭人。本就是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三娘主动提出要与我结为夫妻,我便答应了。当时事情还没有做完,便以玉佩作为信物,转而弃舟登岸就此作别。“

成秀看了眼那玉佩,轻叹一声道:”后来便遇见了你,我和你成亲完全是真爱,和她只是……只是为了报恩才……“

小鱼突然插话:”相公,不必再说了,我已明白。看来三娘如今是找上门了?“

成秀很紧张的点点头。

小鱼反而很平常的说道:”那就把她接来呀!“

成秀抬头,皱着眉头狐疑道:”你说什么?接来?“

小鱼不理睬成秀的狐疑,继续说:”既然是相公的救命恩人,那便是小鱼的救命恩人,再者你既与三娘定亲在先,本应该在回家后就去接她来此,如今人家找上门来,岂有不见之理。“

成秀万没想到妻子会这样回答,心里反倒不知如何是好,喉结翻动两下道:”可是……“

”可是什么?“小鱼笑笑说道:”难不成相公以为我是那种不懂道理的人么?“

2

三娘这次来,并不是以一个怨妇的形象找上门来的,相反,她倒是来上门兴师问罪一般。

可当她第一眼见到小鱼的时候,见对方小巧玲珑,面容姣好,一颦一笑又是那样的甜美可爱。叫三娘顿生怜爱,对方言语间又处处显得知书达理。

”妹妹本想早些叫相公接姐姐过来的,怎奈最近圣上下来谕旨,册封成秀为本省都统,就这样耽搁了。如今姐姐自己来了倒也好,姐姐与相公成亲在先,应在正房,房间已经帮姐姐整理好了,一切用品都是新的。“

”听说你父亲是知府大人?“三娘丝毫不听小鱼说什么,只是没来由的问了这么一句;

小鱼略显尴尬,只得点头,没有讲话。

三娘面上岁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暗自叹息:想自己一来年老色衰,不及眼前这女子半分;再者女子家境显赫,而自己……如此一想,也怪不得成秀会另有新欢。

从此之后,三娘住在山庄,小鱼则每天早早请安,终日侍奉左右,竟如同下人一般。三娘颇为感动,便越发的与小鱼有了好感,当真是亲如姐妹。

成秀表面上对三娘倒也十分恭敬,对小鱼倒是更加恩爱。原本生活就此平静入常,只是忽有一日,成秀都统的官印不见,山庄上下乱成一团。三娘却十分平静道:”将井中水抽干,官印就在井中。“

众人半信半疑,按着她的话去做,果然官印就在井中。再问她是谁做的,三娘绝口不提。

这虽是一段插曲,但成秀从此开始怀疑三娘身份,想起当日那玉佩是在第二天凭空出现在自己书房的,还有一张字条——难不成三娘不是人?

于是暗中派人查探……

翌日。

成秀在正堂,拿一方洁白的手帕在擦拭着宝剑,管家在一旁垂手而立。他第一次见主人脸色如此难看,成秀虽是一介武夫,平日却风度翩翩,好像个书生,与人谈话时也是言语和气,生怕中伤了别人。

”三娘房中每晚都有人抖衣服的声音,是真的吗?“

”是!“管家诺诺的说:”每晚探听的下人都这么说。“

”相公!“

成秀刚想说什么,忽听得有人叫自己,直到是小鱼来了。成秀急忙将宝剑归桥,站起身时,已是满脸堆笑。

”相公有事叫我?“小鱼进门便问,刚刚与三娘聊得正高兴,脸上还带着笑意。

”当然有事了。“成秀笑道:”岳父大人上午托人送来几坛上好的美酒还有点心,今天正值十五,今晚你我陪三娘一起赏月品酒。“

”那自然是好。“小鱼一脸笑意,心里却感到一丝不对:成秀言语间总有种不把三娘当做夫妻的语气。

3

当晚三娘喝了许多酒,是被小鱼扶着回房间的。一进屋就倒在了床上,她没有点灯,窗外的月光却很亮,通过敞开的窗,毫无遮拦的洒在三娘躺着的床上。

小鱼怕光太亮三娘睡不安,便转身欲关窗。突然,冷不防瞧见三娘裙下露出一条毛茸茸的东西,小鱼接着月光仔细观瞧,赫然发现那是条尾巴——狐狸的尾巴!

小鱼先是吃惊,后心中有些隐隐作痛,悄悄帮三娘褪去鞋袜,又将被子盖好,转身关窗,然后悄悄退出房间。

回房时,成秀并没有睡下,正衣冠整洁的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子。见她来,忙问了句:”怎样,三娘今晚喝这么多,没哟是吧?“

”无妨!“小鱼答道,心想:看来相公心里还是十分惦念三娘的,往常应是怕自己吃醋所以才那样讲话的吧,便放心说道:”相公之前讲过,三娘是个奇女子,今晚我看来,果然三娘不是凡人。“

成秀眼前一亮,瞬间恢复平静道:”你是指她的酒量?“

小鱼一笑道:”不但如此,刚刚扶三娘回房时,见她倒在床上时露出一条尾巴,是狐狸的尾巴——三娘定是狐仙!“

成秀嘴角微微一丝冷笑,咬牙道:”此人当真是狐妖!“

小鱼惊讶道:”什么?相公你早已知道?“

”以前只是怀疑,如今看来是真。“

说完,小鱼见成秀手里突然多了一柄宝剑,原来房间较暗,加上刚刚有心事,所以没注意进门时桌上放着一柄宝剑。

”相公,你要做什么?“小鱼说道,此时心里后悔莫及,一把抓住成秀的手臂。

成秀一把甩开她的手,说道:”我要杀了她,她不是人,她是狐妖!“说着已经出了门,直奔三娘房间。

”嘭!“的一声,小鱼整个身子抵在了三娘的门上,身子颤抖个不停,坚定地说道:”三娘她是人也好,是狐也罢,到底与你是夫妻一场。而且非但没有害你之心,还对你有救命之恩,且不说知恩图报,却也万万不可恩将仇报啊!“

成秀满眼通红,面对着小鱼却也无可奈何,转身走到窗边。他一掌劈开窗子,拔出宝剑,朝床上的三娘掷了过去。只听到”叮“得一声,却不见血光,又听不到动静。

正此时,宝剑突然向上飞起,直接冲破屋顶。屋顶冲破之时,忽多了一条白影,恰好与空中一轮圆月融为一体。

成秀移步正院,再抬头,见白影袭来,先到的却是那柄宝剑。剑之快,快到成秀躲不开;剑虽快,有一个身影比剑更快,先一步挡在成秀身前。

是小鱼,小鱼替成秀挡下这一剑。三娘收手已来不及,撒手身退,剑还留在小鱼体内。成秀抱着小鱼跪在地上,满面泪光;三娘想哭,然而狐妖无泪,心里却在滴血。

小鱼却用微弱的声音说道:”姐姐,求你快走吧,求你不要杀成秀。你若认我这妹妹,就答应我,用我一命,换成秀一命。来世……做牛做马……再替相公还了恩情,行吗?“

三娘不语,只是朝成秀喝道:”吴成秀,你这负心人,恩将仇报我本该杀你;今夜妹妹以死替你求情,我便答应她不杀你。但四年前我为救你舍了金丹,把金丹还我便走。“

成秀抬头,正不置可否。忽见三娘张口突出一口口水,正打在脸上,顿时只觉面上又冷又痛,胃里一阵翻滚,”哇“的一口突出一粒红丸。

三娘张手接住红丸,足尖点地飞腾而起,再一次融入月光里,消失不见……

成秀别过头去,”哇“的有吐出两口鲜血。再看怀里的小鱼,她已经闭上双目。月光下的她,洁白的脸颊笑颜如花,嘴角一丝血红,像极了一朵百合花上,滴了一滴血珠…… (完)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