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男子户口莫名被注销10年跑几十趟派出所没办妥

发布时间:2020-03-20 11:45:29 阅读: 来源:车床厂家

王群忠拿着一叠材料到加来派出所补办户口

“20多年前,我在临高的户口被莫名其妙注销了。”近日,53岁的王群忠打进本报新闻热线反映称,为了恢复户口,他忙得焦头烂额,“10年跑了几十趟派出所,去过三四个地方盖章,可是到现在都没办好。”王群忠说,相关材料都搜集齐全了,就差临高加来派出所的签字,可是办事民警迟迟不给他签,总是说“还要调查”。

“都这么多年了,怎么还在调查?到底要查多久?”王群忠说,由于没有户口,他找工出行都不方便,连银行卡也办不了,“我就是想做个合法的中国公民,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记者黄婷实习生沈丽焕文/图

户口莫名被注销,生活不便

25日上午10时许,记者在临高县加来派出所门口见到王群忠时,他首先递给记者一沓资料。“这些都是这两年跑派出所、居委会、公安局弄来的,什么材料都全了,就差加来派出所的签字了。”王群忠说,今年以来,光是为了加来派出所的签字,他就已经跑了20多趟。

王群忠告诉记者,他今年53岁,是临高人,但是自从1983年结婚之后,一直生活在妻子的老家儋州,也没有把户口迁走。王群忠说,2004年,他拿着一代身份证到加来派出所更换二代身份证时,一位民警说他的户口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被“注销”了。由于早些年户口信息没有联网,王群忠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的户口为何会被注销。

从此以后,王群忠就开始了为恢复户口而奔波的漫漫之旅。“2004年开始,几乎每年都要从儋州那大跑到临高加来办户口,可是一直没什么进展。”王群忠说,由于没有户口,他办不了银行卡,坐不了动车、飞机,父亲的遗产也无法继承。近两年,没有户口的“不方便”愈加凸显。王群忠说,自己错过了很多就业机会,只能简单做些建筑工等零工,甚至连看望在深圳工作的儿子都不行,于是开始更加频繁地为户口奔走。

“今年已跑了20多趟派出所”

王群忠说,几年来,他去过三四个地方盖章,搜集了包括临高加来镇居委会开具的户口证明、儋州东风派出所开具的无落户证明、邻居到加来派出所做的笔录证明等一系列材料,“我还去临高县公安局反映过情况。”王群忠说,截至去年,相关材料基本都搜集齐全了,但因为没有临高加来派出所陈警官的签字,他迟迟无法落户。

“就为了签个字,光是今年我都跑了不下20趟加来派出所了,每次都要请假过来。”王群忠说,可是很多时候都见不到陈警官,即使偶尔见到了,对方也不肯签字。王群忠说,有时候他早上四五点就起床,8点前赶到派出所,可一直等到下午4点左右才见到陈警官。“每次等大半天,只换来一句话,他就说‘还要调查’。”王群忠说,他实在无法理解,这么多年了怎么还在调查?到底要查多久?

儿子为父奔波数月仍无进展

“我爸一辈子老实本分,从没干过违法犯罪的事,怎么莫名其妙就成‘黑户’了?”王群忠的儿子小王说,这么多年来,由于父亲没有户口,造成了很多不便,“我在深圳发展挺稳定的,想把我爸接过去一起生活,可现在只能是一种奢望。”

小王告诉记者,父亲王群忠共有3个哥哥,“伯父们成家时都把户口迁出去了,只有我爸的户口还跟爷爷奶奶在一起。”小王说,爷爷奶奶和父亲的户口簿一直由大伯保管,但如今爷爷奶奶和大伯都已去世,户口簿也找不到了。“现在只剩一个伯父还在世,而且就住在临高,他们(民警)要是不信可以做医学鉴定啊。”

小王说,为了恢复父亲的户口,他和女朋友今年5月专门放下工作赶回海南。“我都陪我爸跑了10多趟派出所了。”小王说,原以为是父母年龄大了,沟通能力不好,才迟迟办不好户口,没想到自己陪着父亲一起跑,同样没有任何进展。

“我们全家都在儋州那大居住,每次来回车费都得几百块。”小王说,为了办户口,今年光路费就花了好几千。此外,父亲向单位请假,来回一趟误工费就两三百。“每次到加来派出所,都要等半天才见到陈警官,他总是说‘还要调查’,也不说明到底在调查什么,还要多久。”小王很是感慨,补办个户口咋就这么难呢?

“即便是罪犯也要有户口啊,更别说我爸就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小王表示,没有户口真的是寸步难行,希望本报帮忙解决父亲落户一事。

【警方说法】

加来派出所:负责人换了,正在海口出差学习

25日,记者跟随王群忠来到临高县加来镇派出所户籍室。王群忠把手头10多张资料递给户籍室民警。民警看过后表示,要先找派出所教导员陈正亮核实签字,才能办理入户。王群忠告诉记者,陈正亮就是之前一直拒绝给他签字的陈警官。

随后,王群忠来到办公室,但没找到陈正亮。小王拨通了陈警官的电话,对方表示正在外面出警,不确定何时结束,让小王等人先在所里等着。约20分钟后,陈正亮回来了,他看过材料后表示,自己已经不分管相关业务,让王群忠去找副所长陈来成。小王拨打了陈来成的电话,对方称正在海口出差学习,具体事宜要等下周一回来再处理。

原分管民警:无户口记录,证据不足不能签字

王群忠是否真的于2004年便开始为恢复户口奔波至今?王群忠表示,早些年为办理户口搜集的材料不慎丢失。在他提供的材料中,记者看到,有些询问笔录、审批表、证明的日期是2014年11月。

如果真如王群忠所说,他已经为户口奔波了10年,那么为何迟迟办不下来呢?临高加来派出所教导员陈正亮向记者表示,他今年才接到王群忠补办户口的申请,之前从来不知道。陈正亮说,之所以一直没有在审批表上签字,主要是因为王群忠之前在临高加来有户口的证据不足。陈正亮表示,即便王群忠的户口被注销了,但派出所保存的历史档案中也应该有他落户的相关记录,“经过核查,并没有任何记录”;其次,王群忠几十年来一直住在儋州,不能提供自己之前在临高加来住处的具体门牌号。

陈正亮最后表示,相关工作已经移交陈来成副所长,具体后续事宜将由他处理。

派出所所长:如果确实符合条件,将为其办理

25日上午,记者和王群忠一起到临高加来派出所所长孙敬海的办公室反映情况。对于王群忠反映的“20多年前户口莫名被注销”一事,孙敬海表示,由于时隔太久,已经无法核实。孙敬海说,他今年6月刚就任该所所长,因此对于王群忠申请补办户口的事宜并不清楚。孙敬海称,只要王群忠确实没有户口,且符合在临高落户的条件,派出所就会签字为其办理户口。

25日下午,临高县公安局政委陈文在了解王群忠的事情后表示关注。“中国每个公民都要有一个户口。”陈文当即指示加来派出所调查核实相关情况,如果没有问题,将尽快解决给王群忠落户一事。

试验机采购报价

沧州压力试验机

弹簧拉压试验机操作规范

济南材料扭转试验机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