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10亿创投基金涌入中关村

发布时间:2020-02-03 08:57:23 阅读: 来源:车床厂家

北京市政府参股设立的国家新兴产业创投计划暨首批创投基金“水落石出”,最终中关村兴业(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启明创元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启明创投”)、启迪创业投资管理公司(以下简称“启迪创投”)和北京富汇合力投资中心(以下简称“富汇创投”)4家企业榜上有名,确定为首批政府合作创投机构。这4家创投机构将分别管理电子信息、生物医药、新能源和环保、高技术服务业四个领域的创投基金。

北京市政府如此积极参与战略性新兴产业技术创投基金设立,也有自己的条件要求。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高新技术产业处处长费翔表示,本次设立的 4只创业投资基金将关注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其中,70%的资金将投向北京地区的企业,重点为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的企业提供创业资金的支持。

10亿创投基金怎样投?

4只基金已经成功“抢滩登陆”,各只基金的“掌门人”也都“信心满满”。

这次成立的4只创投基金总规模将达到10亿元。其中,国家出资2亿元,北京市政府出资2亿元,吸引社会资金6亿元,最终形成每只创投基金2.5 亿元的规模。这表明,每只基金有1亿元是政府出资,另外的1.5亿元是社会资金。

这就意味着每只创投基金的“掌门人”拥有2.5亿元的“支配权”。在投融资领域,虽然2.5亿元并不是个大数目,但这次有着政府背景的“财政” “支配权”还是引起了广泛关注。

在基金的管理上,启明创投董事总经理邝子平坦言,创投机构肯定力求收益最大化,虽然政府也是出资人,但除了政府引导的大方向外,其他所有事情必须按照市场规律操作,使基金最终取得回报,形成资金回流,这样才能长期运作下去。

“在国内以专业的团队从事生物医药领域基金管理的公司非常少,可能不超5家。我们的团队都是有10多年生物医药行业经验的资深人员。”邝子平说。由于对这次创投基金充满信心,一向投资额只占基金总额1%的启明创投,这次的投资接近了总额的10%,目前已有10个民营资本的合伙人。

“4只基金10亿元,虽然钱数算是很小的数目,但是政府出钱引导资金投向新兴产业确实有很多积极意义。目前,现在很多钱还浮在水面上,很多风投只想着投入的项目一两年就能上市,关键是如何能让浮在上面的钱沉下去,我想政府的引导应该发挥一定的作用。”

“基金更主要的意义在于让投资人能够慢慢地对行业形成认识,企业的发展不能一蹴而就,基金的投资也不能立即就得到回报。”启迪创投董事总经理罗茁表示。

与邝子平打算整个基金投资10家企业、平均一家投资额在2500万元、单个案子最高不超过5000万元相比,罗茁更喜欢小额投资,“不论操作手法如何,关键点还是要盈利。盈利了自然好说,但是如果不盈利则要面临被清盘的危险”。

“4只基金的设立就像池子里又多了一片水。”富汇创投董事副总经理朱诚这样理解,“初创企业就像沙漠一样缺少水源,如些水如果泼到沙漠里就废了。但如果这10亿元用得好,重点培育一些企业和行业,先浇灌出一些灌木,逐渐开发,那效果就是另当别论了。”所以,相比启迪创投2年内将基金投资完、再用3至5年收回投资成本的计划,朱诚把基金的运作时间定在了8年,稍显得更长久一些。

中关村进入投融资“白金时期”?

邝子平用“亢奋”一词形容了这一年来中关村资本市场的状态。“中关村在很多创新技术方面的优势,使中关村的融资环境在这一年来达到了创业融资的黄金时期。”

罗茁现在依然相信北京的投融资环境还是全国最好之一,“你看看,所有大牌创投有谁放弃了北京市场”?不难看出,罗茁对投资中关村企业充满信心。

通过“站在市场第一线”的创投机构“掌门人”寥寥数语,可以肯定的是,目前中关村的投融资环境是比较理想的。但能否通过这4只政府背景的创投基金进一步将中关村的投融资环境推向“白金时期”,这也许正是这些基金成立的初衷。

罗茁在多年的运营实践中感觉到,很多早期的企业确实需要资金上的帮助,“创业的过程就像游泳,有些创业者游到岸边就差一口气上不去了。比如,产品做出来了,如果有人再帮一下就可能打开市场。这个时候是企业最困难的时期,总得需要有人帮助。这次的创投基金,就是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个问题,让初创期、创新型和高新技术企业能够有机会发展下去”。

“我们这些人虽然都是没出过国的正宗‘土鳖’,却都是具有独立见解的实业家。”朱诚风趣地说,“企业从0到1即初创到上市,这个全过程是我们一路经历过来的,而这个阶段恰恰又是企业最容易死亡的阶段,所以在这方面我们非常具有优势。” 最令朱诚有感触的是这次创投基金对初创企业的资金扶持。

“因为我们是创业过的,对这些创业者我们感同身受。我们当年的创业环境身不由己,创业者在行业的选择上很偶然,一小部分人完全凭聪明和悟性成功了,但大多数创业者还是‘死’得很惨。其次,当时的融资过程身不由己。那个年代贷款是姓资姓社的问题,现在银行则是嫌贫爱富。所以民营资本融资总是很干涩的,有本事自己融,没本事就靠自身的积累慢慢滚动。其实,回过头来想,中国要想成为经济大国,必须有一批高新技术企业,我们应该给他们资本的支持、经验的分享。我们可以救学、助困,为什么不帮帮企业家。”

这些创投机构“掌门人”的大实话,从另一角度也佐证了在这4只具有政府背景创投基金的带领下,将有更多的投资人用更多的时间,去关注那些正在中关村进行创业的中小企业,为这些企业能够健康成长营造良好的投融资氛围。

敢问创投基金路在何方?

对于这4只创投基金的管理运作方式,政府的态度很明确。费翔表示,初创期企业对于北京来讲有着丰厚资源,尤其是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经过多年发展,形成了创新创业的文化,这个氛围非常浓厚。他强调“4只基金是按照市场化原则,政府与社会资本共同按照商业规则,共同组建商业公司,按照市场化的原则进行运作,聘请专业独立的团队,政府不干预基金的独立运作”。

朱诚则用“开明”来称赞北京市政府这4只基金的选拔机制——北京市成立的4只创投基金是目前已经成立的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创投基金当中,惟一采取公开征集、评审方式确定创投合作机构的创投基金。“比起国内其他地方,公开招标就是巨大的进步,代表政府愿意用市场无形之手配置资源。”朱诚说,其他试点省市由于政府不放心,还是交给国企来管理基金。但国企在市场上没有那么强的优势,政府引导加上市场配置资源,总是比政府单方有效,所以说北京市在这方面做得最好。

但是,作为北京市政府出资方之一的北京市工程咨询公司总经理郭俊峰接受媒体采访时又说,“政府的资金首先到银行账户,接受银行、政府的监管,和 4只基金合作时,我们先代表政府进行商务谈判,等企业章程、注册程序都确定,且社会资本到位以后,政府资本才会到位”。这又难免让人猜测到底政府会不会干预项目的投资。

对基金最终盈利后政府赚得的收益将如何“处置”,目前还没有看到任何消息。费翔在接受北京电视台采访时也没有透露。这就难免让人对这4只政府背景的创投基金持有 “立意尚好、尚需观察”的态度。

此前,已有媒体对基金行业问题进行了报道,并归结出阻碍引导基金发展进度的三大问题——寻租、GP(普通合伙人)不专业、争夺话语权。LP(有限合伙人)与GP关系失衡正在逐步显现。虽然原则上LP不参与项目具体管理,但大多民间LP为企业老板,都是经过大风大浪,拥有多年的经商经验,有着比较强烈的控制欲。一旦这些人不高兴,GP就要面临撤资的压力,只能迁就妥协。同时,由于还要借助政府的政策支持推进投资和退出,这也使GP不得不低头。

有业内人士称,这些还不是最主要的,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来自“国有股转持”。所谓“国有股转持”是指,凡在境内证券市场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含国有股的股份有限公司,除国务院另有规定的,均须按首次公开发行时实际发行股份数量的10%,将股份有限公司部分国有股转由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持有,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对转持股份承继原国有股东的禁售期义务。

而目前没有一个文件或政策显示政府引导基金不纳入国有股管理,这样的话,一旦转持,谁来补偿?

同时,随着今年创业板的解禁,还会有更多的不确定因素。邝子平说,没有创业板的推出,就不会有人民币基金的浪潮。他表示,目前创业板还不成熟,拟上市企业数量太少,大家期望值太高。今年年底,禁售期解禁以后,很难预计创业板会不会有大的变化。

相信我们都不愿看到这4只创投基金在中关村无功而返。

路漫漫其修远兮,对于未来,还有太多的不确定。

美女后入诱惑

Cheryl

写真摄影艺术大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