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北京逢节必堵反思部分地方官员进京送礼加剧拥堵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6:06:45 阅读: 来源:车床厂家

北京逢节必堵反思:部分地方官员进京送礼加剧拥堵

9月27日中午,一阵凉风过后,雨点噼噼啪啪砸了下来。北京官园桥下打车的人越聚越多,可出租车一一驶过,停下的不多,尽管很多车中并没有乘客。

中秋、国庆双节将至,交通状况一向紧张的北京进入节前最后一周,北京人正在无奈地适应越来越艰难的出行环境。面临节前车流猛增的压力,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官方微博“交通北京”9月24日就发布了国庆期间交通预测提示:“今年双节叠加,预计节前部分工作日交通拥堵等级可能达到严重拥堵级别;如果遇到突发降雨现象,可能会出现比较严重大范围长时间交通拥堵。”

预言被言中!9月25日,一场秋雨降临北京,尽管雨量和降雨持续时间都不如两个月前的“7?21特大暴雨”,但这场秋雨带给北京交通的拥堵,却值得人们思考。

北京道路交通最堵的一天

9月25日16时30分左右,家住朝阳区郎家园的关小姐驾驶私家车前往东城区办事。9分钟后,“交通北京”发布了一条微博提示:“受今天下雨和雾天的影响,加上节前交通流量增大,当前本市全路网交通拥堵指数已经达到8.7,处于严重拥堵状态。”

依据道路通行情况,北京市设置了交通拥堵指数。拥堵指数越高,意味着道路越拥堵。当指数达到6至8之间时,为“中度拥堵”;当拥堵指数达到8至10之间时,为“严重拥堵”。而拥堵指数又与出行时间相关联,据资料显示,拥堵指数达到6至8时,表示环路、主干路拥堵,比畅通时多耗时0.8至1.1倍;而当拥堵指数达到8至10时,全市大部分道路拥堵,比畅通时多耗时1.1倍以上。

相对于抽象的拥堵指数,路上漫长的等待更能令关小姐意识到这次堵车的严重程度,“从三里屯到长虹桥路段,将近堵塞了1个小时!如果步行也比开车快。”关小姐说。

19时30分左右,从西城区地安门打出租车前往朝阳公园附近的王先生也经历了一次漫长的“旅途”。“路上汽车排成了长龙,东直门外大街的车辆堵成了一锅粥,司机不得不熄火等待。过去半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今天走了将近两个小时,交付的车费比平时贵了几倍。”

据媒体报道,北京自设定交通拥堵指数以来,最高一次记录是2010年9月17日晚,也是由于临近两节,且受降雨影响,交通拥堵指数曾瞬间攀升到 9.68,是近年来峰值最高的一次。而发生在9月25日晚间的最高拥堵指数:“中心城区拥堵指数达到9.8,几乎成了"停车场"。中心城区平均车速仅13 公里,成为有史以来最堵的一天。”

“为了消除堵车带给人们的负面情绪,北京交通广播台的一档节目专门邀请了心理专家,给司机支招如何排解堵车带来的烦闷。按照专家的方法,我把车门窗都关好,大声呐喊。于此同时,我听到旁边几辆车内也传出了车主的喊叫声。”私家车车主张先生回忆。

堵在朝阳门大街的李颖并未收听北京交通广播,她选择缓解心情的方式是用ipad刷微博。同李颖一样,很多网友转发了“天才小熊猫”的一条微博:“从北京东三环到西三环最快的路线是绕天津。”

“每一次下雨堵车都会促生出一件神器。”大学生小刘说,9月26日上午,他在网上看到,因为25日晚堵车时间过长,很多车主遇到内急却找不到厕所。为了应对接下来几天可能发生的堵车状况,网上出现了一种便携式尿袋。“这是继破窗锤之后,又一件北京司机的必备品了。”

相对于普通车主堵车时遇到的不便利,一些公共服务部门则显得更加难以承受堵车带来的影响。据北京急救中心工作人员向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平日里的交通堵塞已经延误病人的救治时间。由于恶劣天气和节前出行等综合原因,导致当晚的急救车辆出行也相当不便。“我们的车辆可以等,但病人的生命却不能等”。

出租车因何总在需要时缺位

“列车进入北京大兴,车窗外的天空就阴沉下来,雨珠顺着车窗玻璃慢慢地爬。”9月25日18时左右,乘坐动车从外地出差回京的李先生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当列车抵达西客站后,原想打车回家,可每个出租车等候点都排起了长龙,就是不见出租车进站接人。周围的旅客怨声载道,仿佛又回到了"7?21特大暴雨"那天打车难的情景。”

对于西客站打车难的问题,北京一家出租车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北京每家出租车公司都有自己的保障运力点,一般就是4个口岸3个火车站和1个飞机场。但每个公司都分单双日去保障运力点,所以并不是所有的出租车公司能够每天投入一定车辆到保点接客。加之9月25 日,政府相关部门没通知所有的出租车公司去保障运力点,所以,西客站出租车比较紧张。

打车难现象不止在火车站和飞机场存在。9月25日晚,记者在长虹桥、京广桥附近看到大量等候出租车的人群。“有些出租车张口就要很高的价钱,如果谈不拢就直接拒载。”一位等候打车的市民告诉记者。

“除了漫天要价,9月25日那天路上的出租车也很少,根本就满足不了市民的需求。”一位在长虹桥等候出租车的女士告诉记者,她已经等候了1个多小时,还没有等到出租车。

对于市民反映的北京出租车少的问题,上述出租车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北京常住人口1970万人口,加上暂居人口已经超过了2000万。北京有6.6万辆出租车,按出租车万人指标来看,北京出租车行业达到万人34辆的水平,是拥有出租车最多的城市。“上海是18辆、广州15辆、深圳12辆、香港26辆、伦敦27辆、纽约17辆、东京33辆。”

为何北京出租车的万人指标世界第一,却又屡屡被诟病运力不足呢?该负责人告诉记者,除了特殊天气情况下出租车少,原因还在于出租车行业在城市功能的角色不同。比如一线城市因地铁、公交运营系统发达,甚至还有公租自行车,出租车行业就不是公交枢纽的补充,功能定位较为特殊。

但很多人士并不认同这一观点。一些北京出租车市场的研究者认为,更深层次的问题来自垄断,“出租车是特许经营行业,出租车公司掌握"特许经营权",以此有权向司机收取"份子钱"。"份子钱"的居高不下,导致了司机收入下降、工作积极性下降,打车难成为城市顽疾。”

由于每月向出租车公司缴纳数额高昂的“份子钱”,一些出租车司机考虑成本问题,每每在交通拥堵或极端天气情况下不愿出车。金建出租车公司一位出租车师傅告诉记者,“9月25日晚上那天出车了,但道路拥堵根本走不动,跑一公里赔一公里。现在油价为8元/升。在堵车的情况下,汽车不得不缓慢行驶,不仅耗费油量,这种低速行驶的计费也很低。如果堵在路上,当天的"份子钱"都挣不够,更别说养家糊口了。”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王军就此表示,单纯增加运营车辆,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出租车缺乏的问题。在遇到极端天气情况下,政府应提高应对极端天气的灵活性,对票价进行管制,在法定范围内对出租车价格进行上调,以此激励出租车正常运营。

针对出租车在极端天气情况下出现拒载、挑客、漫天要价的行为,王军表示,“司机这样做肯定是违规的。而解决出租车拒载、乱收费问题,需要相关部门的监管、处罚与乘客的监督、投诉。

此外,上述北京出租车公司负责人还告诉记者,国外城市的出租车万人指标虽然不及北京,但国外有较好的预约体系。他们的信用机制较为健全,约车的成功率也很高,可以保障一部分预约乘客的出行。我国虽有这方面服务,但北京这方面使用情况不佳,原因跟公民素质和社会诚信有关。

节前拜会、送礼出行增多

在东直门附近上班的吴先生,平日乘坐113路来往于亚运村与单位之间。25日晚上18时左右,吴先生回家的耗时比平时多增加40分钟,主要是堵在地安门到安定门区间。他认为,主要原因除了下雨难行之外,节日送礼出行也影响了交通。他说,这些天亲眼看到很多轿车中放有大量月饼、鲜花、土特产等礼品。

北京交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郭继孚也向媒体表示,降雨导致路面湿滑、车速减慢、小剐蹭事故增多,这是造成暴堵日提前的最直接原因。另外,两节将至,拜访亲友、聚会、购物的增多,路面车流远大于平时。

除了亲朋好友之间的走动较以往频繁,有媒体评论还指出,过节前一些地方公职人员驱车进京拜访上级单位或合作单位,也在一定程度上添堵了北京道路交通。 “连续看几年的情况,像中秋、国庆这种节假日前拥堵现象十分常见。可以观察到,这些时候,京外车牌也非常多。”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京港澳高速公路杜家坎收费站一位收费人员说,“这两天外地进京车辆的确不少。”

庄德水说,“这其实涉及一个很常见的"跑部钱进"问题。根据现有行政体制,一些部门掌握了很大的项目审批权、资金的拨付权和人事调动权 ,一些地方政府或部门为了跟上级部门、尤其是一些具有实权的部门搞好关系,希望能够在分配资源的过程中获得好处,往往在传统节日前进京沟通感情。不仅北京,其他很多省会城市也是如此下面市县要到省里来,省要到北京来,形成一个层层递进的关系。”

在庄德水看来,从现有的制度约束来说,可以对一些部委提出廉洁要求,但如果从送礼方来控制,就特别困难,除非不让外地车进京,这是不可能的。而这些外地来送礼的车,一般都由各地的驻京办引入、接待。

“一些地方送的礼品或许并不昂贵,只是土特产,但这些小恩小惠加起来也可能变成很大的数额,过节收到的礼品或礼金在法律定罪的时候,是作为受贿看待的。”庄德水说。

“服务管理水平需进一步提高”

其实,对于节日可能出现的拥堵现象,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在9月24日就发出提示,“25日将出现阵雨天气,请提前做好雨天出行准备。”此外,针对节前最后一周的交通特点,交管部门表示会“进一步强化交通管理措施,围绕高速公路、客运场站、商圈以及秩序乱点等提前开展清理整治”。

“最感动的是,这些天在道路上疏导交通的交警,我们着急上班、回家,是他们的付出保障了这座城市的秩序。”一位私家车车主告诉记者。

可为何政府预警工作和临时应对都到位的情况下,一场并不算大的秋雨就造成了北京最拥堵的一天呢?

“尽管9月25日的雨没有造成大量积水,但视线不好,行驶速度缓慢,造成了拥堵。”新月联合出租车公司一位出租车师傅告诉记者。

成都到内蒙古货运物流公司

成都到陕西物流价格

成都到云南大件物流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