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互联网投资热消退Web20透支风投信心

发布时间:2020-02-10 19:55:37 阅读: 来源:车床厂家

一个月前,阿里巴巴以116亿港元打破中国互联网融资纪录时,很少人意识到,这个新神话的缔造者同时掀开了硬币的另一面:中国互联网行业正在经历投资低谷。

ChinaVenture上周公布的统计数据称,10月份,中国创投市场互联网行业已披露案例仅1起,投资金额在中国创投市场投资总额中不足1%。北京纵横合力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于公说,对互联网的投资热正在消褪。

钱出互联网

11月初,阿里巴巴成功拆分B2B业务,并实现首次公开发行上市(IPO),获得融资116亿港元。按照以往的经验,这有可能触发新一轮投资互联网的高潮,但这种状况并没有出现。

接触了两三家风险投资商之后,八一前程网CEO田起发现,这个曾经能够吸引金山银山的互联网行业已经让风险投资商没了兴奋点。深有同感的还有黄金甲科技的执行董事杨继川,他已经与多家风投接触,感觉融资的难度巨大,“他们越来越谨慎了”。

两年之前,互联网企业百度的上市曾将互联网投资的热度推上了一个高点。当时,百度的IPO融资额为1.09亿美元。

那个时候,从美国到中国的飞机上,多的是从硅谷来的风险投资商。他们对各种概念充满了希望——博客、Web2.0、垂直搜索、分类广告等等,他们希望美国的模式可以复制到中国并取得商业成功。

现在,“花在博客上的1亿多美金几乎都打了水漂,投在Web2.0上的资金现在几乎颗粒无收。”易观国际总裁于扬说。

互联网风险投资的降温早在2006年就已经开始,赛迪顾问的统计数据显示,2006年下半年投资于Web2.0的总量相比上半年下降了30%。而在上一周,ChinaVenture公布的数据显示,互联网的投资到达了一个低点:2007年第三季度公开披露的互联网融资案例为24个,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6个。

上述统计并不全面,一些未公布的投融资案例并没被计算进去,甚至10月份这种情况也可能纯属偶然,但整个业界的感觉却基本趋同。于公认为,Web2.0的概念被用滥了,它透支了VC们对互联网的信心。

“今年投网络比一年前冷清多了,”古永锵说。作为优酷网总裁,曾任原搜狐首席运营官,古是中国最早进入互联网行业的人物之一。专门研究创业投资的北京纵横合力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于公也说,对互联网的投资热正在消褪。

“我们在中国投资了70个项目,只上市2个项目,并且都在健康医疗产业。”华登国际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江善颂说。华登国际投资过的项目包括当当网、中国网络游戏服务网、、滚石移动、青牛软件、广点传媒、沈阳科技制药等。

江善颂主要负责华登国际中国的运营管理和投资事务,从3G到能源、从娱乐到科技,有着丰富的经验。

热钱涌进

对于互联网在创投中的边缘化,古永锵说,并不是别的行业抢了投向互联网的钱,而是说进入中国的热钱太多了。更多的钱就要找到更多的出路,而中国互联网的增长有限,机会也有限,所以创投必须在其他领域有所突破。

兰馨亚洲投资集团,曾在互联网领域成功投资了易趣和智联招聘,他们刚刚将1000万美元的资金投向了一家医药器械和物流领域企业——东胜创新。兰馨称,1000万元以下的项目基本都不会投了。亚洲互联网投资的金额多数只有几百万美元。

现在,进入中国的风险投资基金的规模,动辄数以亿计。鼎晖和兰馨亚洲的资金都达到5亿美元。这意味着他们的管理成本相对更高,从成本角度考虑,投资额也从几百万美元调整到上千万美元的项目。

ChinaVenture数据显示,2007年10月份,平均单笔投资金额是1302万美元。

凯雷投资集团执行董事赵宁说,如果是一些早期的项目,每个投200、300万美金,亏掉了其实没有关系,因为投10个,至少有1、2个是翻10到20倍。但是金额比较大的,亏掉就不能活了。

2005年到2006年间,300万美元到400万美元量级的小额融资数量很多,甚至100万美元左右的也不少,主要投向Web2.0、博客等概念网站。但目前互联网领域的投资基本都是1000万美元以上的,甚至在四五千万美元的重量级。易观国际互联网分析师傅兴华称,投资人已经不再看好那些新兴的概念型企业,而是愿意投资那些进入赢利期的、快速成长的、前景可见的公司。

互联网式垄断

问题是,几乎在每一个曾经热门的投资领域,互联网都存在着占据了这个市场大部分市场份额的龙头企业。

ChinaVenture的刘亮说,在一些垂直领域里,由于有了一些龙头企业所以投资门槛提高,市场存在进入的壁垒。“很多上市的互联网公司开始多元化发展,对新兴的互联网公司形成了很大挑战。”汉能投资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宏称。

“一般情况下,VC只会投资行业排名在前三的企业。”微软(中国)有限公司大中华区投资管理总监余志明说,行业前三名的龙头企业大多已经占领了市场的绝大部分市场份额,除非新的公司有不同的优势和盈利模式,否则成功的几率很低。

余志明说,如果行业前三大企业成功了,后面的企业就很难再拿到钱,因为成功超越前者的可能性不大,而如果前面的企业失败了,证明这个概念、这种模式不成功,就更没有人敢继续投了。例如有了新浪、百度、QQ,除非有特别的公司出现,现在没有人再会投资门户、搜索和即时通讯;电子杂志和数字音乐这样的概念失败后,也没有VC再继续往里面砸钱了。

新兴的互联网领域尽管产生了新的技术和服务模式,但是缺乏与这些创新相适应的盈利模式,市场仍然处于用户体验培育期,市场发展前景和市场规模不明确,投资机构需要继续观望。

那些博客和播客(视频分享)网站,大多还只能靠互联网的基本收入——广告来维持,从其业务本身的特点上创出的盈利模式极其匮乏。尤其是新兴Web2.0视频网站的运营成本是极高的,他们要购买带宽,设立基站,付巨额的流量费,但是任何一个网民都能免费访问这些网站。

刘亮说,还有一些无线搜索服务提供商,应用在手机上的服务与互联网上的搜索不同,因此竞价排名的收费模式并不太适合无线搜索公司,他们的赢利模式也在摸索过程中。

策略转换

“如家快捷酒店的上市让几乎所有VC眼前一亮”,汉能投资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宏说:“大家都感觉再挤在互联网里寻找投资目标岂不是累死了?于是纷纷到其他行业中寻找高增长高回报的优秀公司。”

陈宏说,其实风险投资要的是高增长型的企业,而不一定是高科技。

北京合众世纪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在2006年一年就接受了100多家海外风险投资机构的咨询。其中有1/3关注健康医疗行业。这家公司的总裁曹越称:“他们都是在IT领域拼得你死我活后,开始尝试在新的领域寻找机会的。”

2000年初,曹越曾代表科技部负责与IDG海外风险投资机构建立合作关系,负责引入对互联网等领域的风险投资。在这个行业有近十年的工作经验。

曹越说,有300多家风险投资机构开始在国内寻找项目,太多的资金试图进入健康医疗产业了。

富达风险投资公司合伙人陈立实说,2020年的时候,中国的医疗市场会变成世界上第二大市场,第一是美国,第二是中国,超过日本。“我们要考虑现在在这个行业的投资机会。”

ChinaVenture分析师刘亮说,很多机构的投资策略发生了调整,给互联网的战略投资已经基本到位,因此在数量上也有一个下降。

联想投资以前主要是关注IT领域的投资,但这家公司的合伙人王能光说,从2005年起,开始关注一些IT之外的领域。启明创投也是一家这样的企业。启明投资方向以科技型企业为主,并且偏重于IT。

11月15日,启明创投宣布投资健康管理公司国康网,首批资金近千万美元。启明创投基金合伙人梁颖宇称,他们基金中的1.8亿美元将投向中国医疗。启明创投第一个基金是2亿美元,主要投资中国市场。第二个基金即将设立,规模将增加3倍左右。

英特尔(Intel)本身是一个IT领域的高新企业,2005年,Intel成立了一个数字医疗事业部。英特尔投资部中国区联席总监吴蓉晖称,2006年开始在中国寻找一些项目。“大家都觉得是中国医药行业一个春天来了。”

而类似于KPCB(凯鹏华盈创业投资基金)这样的机构则将目光投向了新能源。

中国国际投资促进会副秘书长杨阳说,现在有相当一批投资人关注清洁能源、节能减排等项目,国际投资促进会正在整合这些需求,并试图让资本与项目进行对接。

KPCB两位中国执行合伙人汝林琪和周志雄最感兴趣的就是类似 “把稻草和稻杆变成石油”这样的能源项目。“凯鹏华盈(KPCB)创业投资基金已经在中国投资了五个绿色环保项目,总投资额达到4亿人民币,涉及风能、可降解塑料的原材料、环保监测和垃圾处理等领域。”汝林琪说,“我们还投资了一个加工生产羊肉的食品企业——这个企业已经搭建了从上游羊肉到下游分销的全部产业链。”

凯鹏华盈就是由本土华盈参与的联合投资机构,背后是在美国有投资教父之称的约翰·杜尔——那个曾经投资了google、亚马逊、SUN、康柏、美国在线、网景、赛门铁克等著名公司的聪明老头。

资金也正在向教育领域抢入。去年6月新东方登陆美国纽约股市成了引发教育投资的导火索。盛景网联首席执行官彭志强说,教育产业的普遍特点就是现金流比较好,学费基本没有拖欠,应收账款较少,服务业的属性也决定了没有库存问题。“特别是教育培训以连锁业为扩张特征,并且有e-Learning的发展趋势——这正是创投们最喜欢的地方:教育培训是已经证明了被客户接受的业务,连锁业态使其可以迅速规模化,互联网化则为其高速增长提供了想像空间。”彭志强称。

面对互联网创投的边缘化趋势,投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张帆说,风险投资转向其他领域的原因很多,但也恰恰说明,中国的风险投资市场还很年轻,互联网产业也进入了需要细化和更加关注行业应用的阶段。“认为风险投资在互联网领域过热的判断并不正确,因为面临低谷就退出,并不符合风险投资 ‘面对风险’的特质。”张帆说。

热钱并没有离开互联网太远。“我认为互联网领域的投资还是活跃的。”

实际上,在前后半个月的时间里,就有两家视频公司得到风险投资——随视传媒CEO段嘉瑞的公司刚刚得到了百度、英特尔投资公司、华岩-法利隆三家大约400万到600万美元的首轮融资。优酷网总裁古永锵说:“现在对互联网的投资集中在了视频、SNS、垂直搜索和网络游戏上。”

“创投都是跟着市场走,什么能给社会带来便利、产生价值,创投就会关注哪里。”纵横合力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于公说。

注册公司问题

深圳注册公司问题

广州注册公司多少费用

相关阅读